“我始终心存美好。”

【凌李】孑明

甜甜甜,一发完

新年快乐!

咪咪 @mimi剑雨秋霜 生日快乐,啾咪~


以及给爪捞个本儿~

【【趴北边儿的小狮子预售链接戳我】】 

 


其实一开始的脑洞只是一个凌远种太阳种着种着种出一个李熏然的傻白甜幼儿童话读物,但是打开电脑的第一个字就开始画风跑偏......希望大家可以不嫌弃......x

通篇胡扯瞎写,“孑明星”和饕餮兽都是自己编的,千万别当真。


----------------------------------------

 

01.

 

  宇宙静寂。

 

02.

 

  她似乎万般幸运,存于星海中央,浩瀚烟波中被繁朔星球环绕着,千亿年热闹的孤独。

  他在这里活了千百万年。

  她叫孑明星。

  他叫凌远。

 

03.

 

  从千万年前,凌远记忆的开始,他便在这颗星球上。

  这是一颗漂亮的星球,披着萤火虫林一般的外衣,如同她的名字,茕茕孑立,亘古长明。她在无垠星河里明明灭灭,如同神明遗落的烟火。

  光明是个孩子,任性出走亦或陨落,留下无数星球,漂浮在绝对的黑暗宇宙。然后是几百万年的期待与渴望,新的太阳跃出襁褓,星河闪烁,星海重生。

  这颗星球上诞生出无数的太阳,给无数星球带去光芒与温暖,却始终没有一个太阳留下来,留下来温暖照亮这名为孑明的母星。

  凌远生来背负使命,在这颗寒冷的星球上,种出一颗属于这颗星球的、永不熄灭的太阳。

 

04.

 

  太阳是神明的恩赐。

  用孑明星的空气和世代延绵的火种,凌远在无穷黑暗中观望苍穹,好像能听见亿万光年之外的嬉笑吵骂。兴许是震耳欲聋的喧嚣呢,隔去大气与银河,却骤然变成宇宙中最细微的声息,湮灭在时间与距离之中。

  他不眠不休,也不累。

  因为他使命如此,为萌芽中的太阳而生。

  固然经历千百年黑夜的统治,可他依旧看见了那光轮之中的雏形,轻轻抖抖翅膀,三两羽毛灼伤了空气,落进凌远的掌心。

  那么千百年的黑夜,也不过是漫长时流中一个眨眼的瞬间了。

 

05.

 

  那是一只曙雀。

  凌远的眼中住进通明火种,看见鸟儿慢慢地舒展筋骨,露出他线条美丽的羽翼。

  只那么一小点儿,凌远感受到他的温度。也只那么一小点儿,只能照亮凌远一人的光明。

  凌远目不转睛,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这是他的太阳。

 

06.

 

  这只曙雀叫李熏然。

  在凌远触碰到他的一刹那,光芒炸裂开来。空气被炙热填满,而凌远丝毫不觉——他在意面前这个少年人。

  少年人是少年模样,清澈瞳孔里装着迷茫和好奇——他只记得自己从混沌中来,飞尘是他的摇篮。他在孑明星的空气中浑然成型,最终变成如今样子,迷茫而好奇。

  圆圆的眼睛望着天地,最后落在凌远的身上。

  好像忽然扣响了什么,记忆豁然贯通。

  啊,想起来了。

  那是他唯一认识的人。

 

07.

 

  他诞生在凌远的等待里。

  从一颗尘粒到耀人的太阳,他在虚空里看见星球上的一切,看见尘埃漂浮,看见星辰行走,看见凌远守了他百万年,以孤寂与期待交织的目光。

  于是他对凌远充满善意,隐藏掉自己焦热的温度,留下一点暖意,包裹住一双小心翼翼的手。

  那双手很凉,李熏然打了个哆嗦。

  可是总要比寒冷的银河温暖许多。

 

08.

 

  李熏然是个幼小的太阳,但却有着惊人的成长速度。

  大概几十万年就能看见他的筋骨节节拔高,而那也就是他与凌远休息一夜的时间。

  许久未曾休息的凌远在李熏然闯进他的怀抱之后,终于忍不住困意睡着了。

  再醒来似乎是一百万年之后,少年模样的李熏然已然长成青年样子。

  他的身节长了许多,几乎与凌远平齐。可惜他还是那样瘦,摸起来只有一副骨头。

  眼睛依旧圆溜溜的,在寂静的宇宙中等待凌远醒来。

 

09.

 

  凌远喜欢李熏然。很喜欢很喜欢。

  大概是他孤独了太久,猛然间有人陪他说话,那便是他的全部。

  凌远这样说时,李熏然从身后搂住凌远的脖子。

  太阳的温度贴上来,触摸着皮肤与神经。

  “在我之前,你就一直这样吗?没有谁陪你说话,也没有人看见你的笑?”

  语气听起来有股暴殄天物似的抱怨,凌远的笑意从鼻腔中散漫开来。

  “当然有。”

  “那他们现在为什么都不在?”

  “因为......”凌远覆上李熏然的手,“因为他们有更重要的人和事。”

 

10.

 

  李熏然不是凌远的第一个太阳。

  那是一只羽蛇,是凌远见到的第一个太阳。

  那时的凌远还只是个孩子,他抱住那耀眼的金色,惊奇地感受到怀中的羽蛇慢慢苏醒,最后挣脱他的怀抱——他是抱不住他的,羽蛇张开翅膀便能挡住凌远的所有视线。明亮的日光跨过光年在宇宙中漫游,他能照亮这星系中所有的角落。

  凌远不敢动他,只是好奇地观望。

  “喂,你们太阳生下来便这么大吗?”凌远撑着下巴。

  羽蛇不回答,似乎观察一会儿,试探凌远真无恶意才放松了紧绷的身体,收起翅膀,舒服地盘在地上,如同一条巨龙。

  “小鬼,我活得比你久,只是刚刚从沉睡中苏醒。”羽蛇歪了歪头,似笑非笑,“你不会以为是你种出了我吧?”

  凌远羞红了脸。

 

11.

 

  羽蛇有他的名字,叫做明楼。

  明楼生于孑明星上,是孑明星的第一个太阳。所以他为自己的名字冠上光明。

  千百万年前他游离于星际之中,救下一个孩子——在以星球为食的饕餮口中。

  那个孩子瘦弱得很,似乎是哪个星座中遗落下来的可怜虫,以至于明楼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来帮助他长大。

  他叫他明诚。

  冗长的时间里,明楼将自己的全部光热都留给了明诚,待到明诚真的长成颀长的青年,明楼却已经疲累,困顿不堪。

  可明诚刚刚见这宇宙万物,刚刚懂得热切和爱恋,他不满足于此,要去更外面的世界寻找未知,尽管他那么不舍这个给他新生的哥哥。

  明楼欲与他同去,却有心无力。

  于是明诚最后亲吻明楼的脸颊,与他约定。

  哥哥,等你醒来,我就回来找你。

 

12.

 

  没人知道明诚怎么在遥遥银河之外感受到明楼的苏醒。

  那日明楼懒散地释放着热量,毫不费力地温暖着整个星系。凌远坐在他的身边,听他讲故事。有关饕餮,有关在饕餮口中救出的他。

  明诚就是那时回来的,明楼许久的沉默之后,他们相拥而吻。

  他还从没有见过那样的明楼,褪去霸道和不可一世,也无懒散和消极的语调,他在见到明诚的一瞬间重新披上无法言说的温柔。

  凌远听见明楼与他告别。

  然后孑明星陷入寒冷与黑暗,空气里还残留着刚刚的热闹。凌远看着明楼与明诚离开的方向,心脏愈发剧烈地跳动。

  他想要一个太阳,一个属于他的太阳。

 

13.

 

  李熏然眼中满是震惊。

  “你就这样让他走了么?”

  “不然呢?”

  “可是你让他走了,就没有人陪你了。”李熏然好像替他委屈。

  凌远摸摸他一头的卷发,蓬松得可爱。

  “明楼不是属于我的太阳,他是明诚的……”凌远收起回忆和期盼的语气,安慰着李熏然,“没关系呀,太阳总会有的。”

  李熏然又开心起来:“那我从出生时便是你的,只属于你的。”

  凌远眯眯眼,没说话。

 

14.

 

  也无关在何处诞生。

  凌远的第一个太阳是一只金虎,也是凌远所见过的第二个太阳。

  那时的他已经长大,经过漫长的岁月,新的太阳在光影中显露,稳稳落进凌远的怀中。

  金虎叫季白,幼时好像一只大猫。可性子一点也不像他的长相,等他真的长成了一个太阳,开心时世界温暖,发怒时山石崩塌。

  凌远看他从小长大,小时喜欢伏在他脚边,也不化成人形,慵懒地打着哈欠,任凭凌远抚摸他。

  长大了,凌远的脚边趴不下一个他,只好兀自变成人的样子,长手长脚,脾气倔强。

  季白本应该永远待在凌远身边的。

 

15.

 

  已经不记得是多久之前,孑明星一次地动山摇。季白打着好奇走向远方的世界,然后又黯然地回来。

  那一次的震动似乎来自于几亿光年外的一场爆炸,星云膨胀,又紧缩,季白不觉神秘,只知道它美丽,美丽又危险。

  他遇到了那次爆炸的幸存者。

  那是一颗漫无目的的星球,飘荡在宇宙的缝隙之中,被所有星系遗弃,无所属,亦无所归。

  季白路过他时,一如往常地耀眼,即将离开,却听见他的微弱声音。

  他说,谢谢。

 

16.

 

  那才只是一瞬间的明亮而已。

  季白好像突然被什么触动了,停下脚步,与那孤独星球长谈。

  星球叫庄恕,他的母星被破坏,余下的星球被饕餮蚕食,庄恕彼时还小,从星云缝隙中逃过一劫。

  暗无天日的摸索之后,他终于重见天光,于是他遇到季白,第一个予他光明与温暖的太阳。

 

17.

 

  季白在那之后就不愿再回到孑明星了。

  孑明星安宁,有凌远一直保护他,并也一直爱护他。可季白终于看到宇宙无穷,也知道在这广袤无垠的苍穹之中,有比安宁更加重要的东西。

  所以他回来向凌远告别,要去看看宇宙之外还有没有宇宙,看看庄恕之内还有没有庄恕,看看饕餮巨兽究竟是个什么样子,成为这星河里亘古不变的噩梦。

  凌远与他拥抱,经历过明楼与明诚,他大概了解了季白的心思。

  他茫然望着脚下土地,不知道让季白牵扯心肠的庄恕是个什么样的人。

 

18.

 

  李熏然眨眨眼睛,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久到也许过去一个世纪,他长长叹了口气,一下拥住凌远,哄孩子似的拍了拍他的脊背。

  “不怕。”他说,“我不会走——我喜欢你的。”

 

19.

 

  李熏然不会走,凌远想。

  他对李熏然抱有特殊的信任,相信他说的任何一句话。

  时间漫长,他和李熏然在孑明星上生活,与他说笑,同他度过最温暖的日子。

  李熏然毫不吝惜自己的光热,他的胸腔里有什么在无声呐喊,好像要冲破肺腑,跳到凌远的心上去。

  孑明星上只有两个人,凌远却觉出前所未有的热闹和满足。

 

20.

 

  宇宙似乎寂静了太久。

  忽然间,遥远的巨响和震颤打破孑明星的安详。

  凌远与李熏然一齐望向天外。

  不知道几百万年前的光芒和声音终于悠悠传来,在浩荡中发出一声闷哼。

 

21.

 

  李熏然见到了季白。

  他的光芒马上就要耗尽,可他依旧没有做成自己想做的事。

  饕餮巨兽无影无声,吞掉无数星球,耀武扬威,满足地赞叹。

  庄恕还在死撑,季白匆忙回来,想要得到凌远的帮助。

  然后他看见孑明星上那颗新的太阳。

 

22.

 

  凌远无法离开孑明星。

  他生来就是这里的守护者,不论缘由,孑明去则他去,孑明存则他存。

  李熏然不知所措,只知道那饕餮不该存活于世。

  在凌远讲给他的故事里,不论明楼或明诚,不论季白或庄恕,他们皆是光明——而饕餮则是无边黑暗。

  他不能想象那些星球跌进饕餮口中时所承受的痛苦,他们本应拥有自己的太阳,却连同太阳的火光一起,一起沉沦在墨汁般的黑暗之中,吞噬殆尽。

  李熏然抚摸凌远的脸颊。

  “等我回来,好吗?”

 

23.

 

  凌远终究是没留住他。

  尽管他知道,他本没有立场去留李熏然。

  李熏然与季白是同样的人,哪怕性格千差万别,可他看见李熏然眼里闪烁的光芒便知道,李熏然已经找到自己的意义和使命。他该实现自己的渴望自己的价值,而不是永远陪在凌远身边,当一个备受呵护的无能者。

  李熏然化成曙雀,光芒万丈。

  他在凌远的头上盘桓几周,然后义无反顾,与季白一同,扎进浓墨之中。

 

24.

 

  凌远想他。

  或许他应该与李熏然同行的。

  他独自在孑明星上空想,他的责任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重要到无法放弃,无法跟随李熏然一起,去那个危险又未知的战场。

  他就那样保持着一个姿势,向李熏然离去的方向翘首以盼。

  嗯,重要。这里是李熏然唯一的归宿,他要为李熏然守着,他要留在这里,等待李熏然的归来。

  李熏然离开了多久?

  他记不清了。

 

25.

 

  哪怕凌远早已习惯期盼和等待,也没有习惯等待李熏然的日子。他自私地想,李熏然可不可以早一点,再早一点回来。

  他更不习惯李熏然与明楼一起出现在他面前。 

  一只曙雀,在羽蛇身边愈显小巧。

  遥远地望到那一团越来越近的光火,凌远甚至没看见明楼身边的李熏然。

  他还以为是他的李熏然卸甲而归了。

  可那是明楼,将他的李熏然带回来。

  他的李熏然啊,曾那么明亮耀眼,如今却星火微弱,如同亿万光年外的星星。

  曙雀乖乖躺在凌远怀里睡着,明楼无话,离开了。

 

26.

 

  凌远的心脏都在揪着,荒虫噬咬一般疼痛。

  李熏然依旧很安静,很安静地睡着,生怕打扰银河的静默。

  凌远好像又回到李熏然诞生之前,不眠不休,看着李熏然的睡颜,看他周遭的火焰一点点地恢复明亮。

  凌远忍不住,蜻蜓点水地触碰他的双唇,用手,后又是唇。

  触感是温热的。

 

27.

 

  李熏然感觉自己沉浮在虚无里。

  在他的印象中,他的火焰明亮,能够照亮整个星海。而此时,他看不到一点光亮。

  他用尽力气,努力散发他的光辉,焰苗却一次又一次湮灭在周遭的黑暗里,无踪无迹,无响无声。

  他以为自己被饕餮吞食了。

  他近乎绝望地昏聩。

  他想哭,他怕他再也见不到凌远了。

 

28.

 

  李熏然封闭自己,将自己沉睡。

  再也不用感受无边无际的漆黑,和自己无能为力的绝望。

  可有什么轻轻触碰了他的唇。

  那边的人太凉了,凉到李熏然打了个哆嗦。

  可总比寒冷的银河要温暖许多。

  然后他本能一般,将自己的温度送给他。

  他是太阳,他想。

 

29.

 

  我是太阳啊。

  我是凌远的太阳。

  凌远……是谁……?

  是他吧,是他。

  ——等我回来,好吗?

  ——好,我等你回来。

  他在等我回来呢。

  是不是我醒过来,就可以见到他了?

 

30.

 

  李熏然擦去凌远眼角的水珠。

  他从未见过凌远如此失控,浅笑着嘲笑他。

  凌远气他:“你要是再不醒来,我就去种一颗新的太阳。”

  李熏然委屈地噘嘴:“我这不是醒了嘛。”

  “嗯,还好你醒了。”凌远慢慢把头埋进李熏然的颈窝,“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31.

 

  他们从头到尾地温存,李熏然的精神好转,给凌远讲外面的故事。

  从前,凌远讲故事给他听,而现在,换了位置。

  李熏然说星河闪烁,说太阳共生。

  他看见万物美好,可同时,也看见危险丑陋。

  不是所有的星球都像孑明星一样美丽,也不是所有的守护者都像凌远一般——好。

  李熏然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

 

32.

 

  之后他在遥遥千里外,看见那个只存在于故事中的饕餮。

  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样子,那只是一片混茫,犹如黑洞,张开大口将附近的星球吞噬。

  星球哀叫呼号,李熏然见到喜怒悲欢。

  他忽然想念他的凌远,想念他的孑明星。

 

33.

 

  “之后……我不知道……”李熏然陷入记忆,“那一片的空间几乎被割裂成碎片,时间混沌扭曲,我只能努力发光,好歹要照亮可以让星星们逃出去的路。”

  凌远紧握着他的手。

  “后来……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我很累,我的光快要耗尽了,季白倒在庄恕的怀里。我想再振作一点,但是我没有力气。我最后看见了明楼和明诚,他们挡在我身前,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李熏然缥缈的眼神开始聚焦,殷切地问凌远,“……季白呢?”

  “没什么事,有庄恕在。”凌远安抚他,“休息好了便好了。”

  “那明楼和明诚呢?”

  凌远揉揉李熏然的头发:“谁知道他们又在什么地方……他们可还用不着你担心。”

  李熏然黯然又不好意思地笑:“我要是再厉害一点就好了。”

  “什么话。”凌远温柔地亲吻他,“你知道吗,宇宙中再也没有饕餮了,没有星球会被吃掉,也没有太阳会被耗尽——那里面有你的功劳。”

  “你已经很棒了。”他说,“你是英雄。”

 

34.

 

  “不是。”

  “嗯?”

  “我不是英雄。”曙雀挣脱凌远的怀抱,变回原来的样子,振翅而飞,耀眼的阳光铺洒大地,为凌远镀上金辉。

  然后双翅交叠,将凌远拢进他自私的空间里,气息温热。

  “我是你的太阳。”

 

35.

 

  孑明星上依旧温热、明媚。

  曙雀在早晨飞向天边,照亮旷阔天地,温暖万千星辰,是光,亦是希望。

  然后在晚上落回孑明,落进谁的怀里。

  那时的光热与爱,孑为他。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评论(39)
热度(266)
  1. 南·十里·风维木向东 转载了此文字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