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楼诚,拒绝ky。

“我始终心存美好。”

好想看庄季的双向暗恋啊啊啊啊啊啊庄恕一见钟情季白后知后觉两个人互相吸引今天约约饭明天喝喝茶心里好多小九九庄恕以为季白喜欢嘘嘘季白以为庄恕喜欢陆晨曦天天烦得睡不着觉一见面两个老司机相互试探撩到一次又脸红得不行捅破窗户纸两个人又互相嫌弃三哥说一定是你先喜欢我的庄恕说好好好是我是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看啊太太们求粮!!!!!

评论区你们怎么肥四?????

 

【庄季】沉默如谜的呼吸

一个看原剧时候的突发脑洞


------------------------------


  “做医生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被死亡打垮。”庄恕说。

  陆晨曦歪着头看他:“那你呢?有没有被死亡打垮过?”

  庄恕的心脏突然一跳。

  他没有回答她,叫她去拿让陈绍聪摘好的扁豆。

  客厅里传来男女拌嘴的声音,庄恕停下手里的动作。

  怎么没有被死亡打垮过?

  何止是打垮,他差一点就站不起来了——那是几年前的事,当季白在他的预期下停止了心跳的时候。

  那段日子是最难过的,自责和悲伤交织着要摧毁他,什么神医妙手,什么享誉医界,他甚至救不了他爱的人,他眼睁睁地看他离开。

  整...

 

写手20题

谢谢  @雨柠 !

顺便催个更!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木维

木是我的一部分姓氏

维是我单纯很喜欢这个字x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初中开始写东西,高中写完第一个中篇,然后就是楼诚的短篇短篇短篇了......

动机是喜欢,想到甜甜的故事就想要给他们

不写他们就浑身难受心里痒痒,大概是为了健康所以要写吧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我有文风吗!这个问题困惑了我多年了!...

 

庄恕太撩了……
给陆晨曦修眉陆晨曦说“太近了”
他居然不是说“那我离远点”,而是“那你把眼睛闭上”。。。。
眼睛闭上更暧昧了好吗!!!

啊,今天的我也想和庄恕谈恋爱

 

吃庄季的人一定都很瘦。

饿的。。。。

 

“什么?!你谈恋爱了?!”赵启平脱口而出

他面前这个人在感情问题上从小怂到大,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和他说他有暗恋对象了的第二个月就来公布好消息。

一瞬间的惊诧过后赵启平找回清醒: “哎,到底谁啊?哪天约出来给哥瞧瞧,哥给你把把关。”

李熏然瞪他一眼: “把什么关把关,你才不靠谱呢。”

“我对你的事还是很靠谱的,你这个小傻子别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赵启平不依不饶。

李熏然踹他: “他才不会骗我呢。”下一秒终于反应过来,又踹他一脚: “沼气瓶你说谁傻呢!”

“盒盒盒盒盒。”赵启平笑够了,咽下最后一口饭擦了擦嘴: “说定了啊,就今天吧,正...

 

【庄季】双人床(8)

甜甜甜,一发完

可以独立阅读的日常小段子

戳下方tag可查看此系列所有文章


---------------------------------


(8)关于戒指


  惨了。


  季白从没有像现在这么慌张过,刚刚赤手空拳对着持枪歹徒他都没有这么不知所措,而现在——浑然一副天塌了的表情瘫在了办公桌前。

  赵寒莫名其妙看着突然暴走的三哥把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又有气无力地瘫倒,突然为自己的性命感到一丝担忧。

  是不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要爆发了。

  赵寒悄咪咪凑近季白。

  “三哥……?”

  季白抬抬眼皮:“嗯?”

  赵寒咽了咽口水:...

 

别总轻易说“永远”。又不是明楼和明诚

 

明诚躺在明楼的肚子上看书。

明楼轻轻弹他脑瓜崩: “躺着看书,眼睛都看坏了。”

“大哥肚子舒服啊,软软的,像棉花糖。”

明楼缓慢地思考,然后反驳他: “瞎说,就算是糖我也应该是泡泡糖才对。”

“为什么?”

“粘上你,就别想把我甩掉。”

明诚盒盒笑: “好吧好吧,那我是棉花糖。”

“嗯?”

明诚狡黠地眨眨眼: “化在你嘴里最好啊。”

 

【楼诚】来日晴

甜甜甜,一发完

谨以此文纪念他们的第三年


*文中时间线为伪装者结束之后,1943年

*部分属于编纂


----------------------------------


  明楼少见地找不到明诚。

  平日里总是形影相随的人,如今打通秘书处的内线想要一杯咖啡,居然被告知明诚先生不在。

  这可稀奇了,平时就算是明诚要单独出门,也总会和他打声招呼的,现在居然连招呼都不打就玩消失,明楼左思右想也不知明诚这下午两点多的时候能去干什么,索性不想了,倒掉了张秘书煮的咖啡,躺在沙发上小憩。

  反正明诚是不会做什么错事的。


  等到明楼再次醒来,已经接近傍晚了...

 

【庄季】双人床(7)

甜甜甜,一发完

戳下方tag可查看此系列所有文


-------------------------------


(7)关于立场


  季大队长被停职了。

  冷着脸从局长办公室出来,旁边的空气都要结冰。

  起因是他们刚刚了结的绑架案。

  绑架犯已经伏法,是个二十几岁的小青年,母亲当年被一个市领导陷害致死,那位领导却逃过一劫,后来如日中天。家里父亲早就没了,小孩成了孤儿,最后一户商人家看着这小孩机灵,领养了他。

  如今好些年过去,当年的市领导都变成了省领导,小孩变成青年,回来寻仇来了。

  还好季白动作快,没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人没死,一切还有挽回余地,只要小青年...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