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楼诚,拒绝ky。

“我始终心存美好。”

凌远给李熏然的备注是,“小甜菜”。

原因很简单,李熏然是南方人。

凌远才刚认识李熏然的时候,无意间听到他和朋友打电话,方言听起来有点可爱,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大笑起来,然后凌远听到了一句“我可真是个甜菜”。

想了半天才想明白人家说的其实是“天才”,可是凌远觉得“甜菜”很适合李熏然。

甜甜的,小甜菜。

直到现在李熏然仍然不时吐槽这个备注,也仍然不时被凌远一把搂住乱亲。

看自家爱人这么抵触,凌远只好把备注改成了规规矩矩的“熏然”。有点难过。

李熏然偶然看见自己的备注变得如此官方,又有点不太乐意起来。

思来想去,不情愿不甘心又很坚决地偷偷拿来凌远的手机,把“熏然”改回了“甜菜”。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思来想去,不情愿不甘心...

 

【庄季】双人床(11)

甜甜甜,一发完

可以独立阅读的日常小段子

此系列全文可戳合集或下方tag查看


------------------------------------


(11)关于智齿


  大家发现季队长最近有点暴躁。

  啊不对,是特别暴躁。

  整天皱着眉头一副谁欠他八百万的样子,上次就去抓个毫无战斗力只知道跑的抢劫犯,三哥追上一脚下去差点把人家肋骨踹折了,其他案子里也是能自己动手的绝不使用武器。

  导致最近赵寒都不敢往季白身边乱凑。

  这回就连许诩都不知道她师傅到底是为什么,大概全世界也只有庄恕能解开这个迷题了。

  庄恕很无奈。

  答案其实很简单,季白长了颗智齿...

 

【有声书】【庄季】大千世界

我一个暴风哭泣!

姑娘声音真的超好听超温柔,特别喜欢❤

三哥超酷der又很可爱很苏!小时候的庄庄超软长大了之后就沉稳又温柔!一下一下简直就是在戳我的心呜呜呜呜呜声音是文字体现不出来的!

以及这篇真的很长……小天使辛苦了………………

话不多说!请首页的大家答应我点进去听听好吗!ː̗̀(o›ᴗ‹o)ː̖́

77-29:

荔枝链接

原文  

我们在盛世之年

我们在贫富之间

我们在虚实交错路口

不断找寻

任何形式的相遇

bgm: 

许嵩-大千世界

Hans Zimmer - S.T.A.Y.

Dario Marianelli...

 

乘号号在第四集里用超级轻超级温柔的声音说: “脱下来我看看”

……………………

对不起我的脑内已经剪出一趟高铁了………………

啊十分想看哪位神仙太太剪了……楼诚庄季凌李谭赵随便哪个都能用………………x

 

【楼诚】魔术、玫瑰与你

甜甜甜,一发完

突然很想念明楼和明诚,于是就想写写他们


--------------------------------


  那时候明诚才刚到明家,不愿意说话,胆子也小,虽说改口叫了“大哥”,可到底还是把他当成大少爷。

  明楼很困扰。他没养过孩子,家里另一个小孩子明台整日顽皮得很,明楼想让他消停消停都难。

  日子过着,明诚或许发现这一家人都对他好,也逐渐开始对他们敞开心扉,拿出真心来对他们,明楼感受得到,愈发觉得明诚懂事,又让人心疼。

  两个截然不同脾气的小伙子可是把明楼折腾得够呛,直到有一次明楼领着两个小的去看洋人表演的魔术,明诚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舞台,明楼偶然间侧...

 

喜欢他们那就相信他们。如果永远无法判断谁说的是对的,那就相信自己愿意去相信的那个。

人生在世,自己开心才最重要,干嘛要听一个劣迹斑斑的不靠谱的人的所谓“真相”来让自己难过呢?

平心而论,那个世界没有谁的话不可信,也没有谁的话可信。

那就让自己开心一点,也让自己的世界里的他们开心一点啊。

 

【谭赵/凌李】赵启平说事情并不复杂

甜甜甜,一发完

 @naruto6471 妹子点的梗!


--------------------------------


  “老凌,”李熏然忧心忡忡地说,“你是不是认识谭宗明?”

  凌远正扒拉着李熏然的头毛“嗯?

  “他人怎么样?”

  凌远不太明白李熏然为什么要问这个,只好如实回答:“我们俩在美国是同学,他商科,我医科,专业素质很不错,挺擅长交际的,人脉很广,挺会玩。”凌远公事公办地向李警官报告。

  李熏然听到“挺会玩”三个字蹭地一下坐起来:“那人品呢?”

  凌远看见李熏然这么大反应,又对谭宗明这么好奇,突然很吃味,于是回答得很果断:“不...

 

诚邀大家去微博看看那个“警犬也怕兽医”的热搜!可爱炸了!

特别自然地就代入了庄季x
  

天不怕地不怕的季白就是怕打针。

一只超凶的季三哥听说要打针,嗖地变回本体扑咬犬,凶神恶煞冲庄恕吼,庄恕知道他色厉内荏肯定不会伤害自己,所以三哥依旧无法逃脱要打针的命运,看到拿着针的兽医庄恕秒怂委屈巴巴地把头埋进兽医怀里妄想撒娇不用打针……被庄恕哄了半个小时终于乖乖伸出一只爪

后来季白三天没有理庄恕

庄恕做了三天大骨头

 

没什么庄季内容,只是告诉大家庄特凶不叫庄特凶,季最白也不叫季最白x

------------------------------------

庄特凶当然不叫庄特凶。

他大名叫庄书白,是庄恕起的名字。

庄书白小时候脾气秉性简直就是一个小版庄恕,直到有一天季白发现他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也忍着,他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时不时还把锅甩到庄恕身上:“你儿子跟你似的。”

庄恕特别不满意:“你不喜欢啊?”

不满意归不满意,到底是自己亲生儿子,和季白轮番教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整死他。

庄书白除了兢兢业业...

 

最近季白手里的jian杀案特别多,导致庄恕忧心忡忡为女儿的未来担心。

“三儿,等到小白再长大一点,我们送她跟她哥一起去学跆拳道吧。”庄恕边给小姑娘扎小辫边和季白说。

季白专心打游戏,瞅空瞥他一眼:“学跆拳道干嘛?”

“这社会多危险,总得让他俩能自己防身吧。”尤其是我们小宝贝。

“用不着。”

庄恕要急眼:“哎你……”

一分心,扯疼了小白姑娘:“daddy疼!”

庄恕忙回过神来:“弄疼你了?daddy给噗噗吹啊……”

这边哄好了闺女,那边又要和季白念叨。

季白又看他一眼:“跆拳道有什么用?我可以直接教他俩格斗和擒拿。”

庄恕:“oh…”终于想起来自己忘了什么。

季白叹了口气,...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