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楼诚,拒绝ky。

“我始终心存美好。”

【楼诚101】【凌李/庄季】我俩必须在一起

甜甜甜,一发完

其实就是一个很久以前的神经病脑洞

请大家多多pick庄季好吗!


字数:5573


-----------------------------------


01.

 

  单看履历,凌远仿佛是上天的宠儿。

  十四岁考入大学,十七岁留美七年,二十四岁回国接受嘉林市第一医院的邀请做主任医师,二十五岁终于显现出他明楼脸的基因,从此与桃花绝缘,直到三十岁当上院长,都没有人催他结婚。凌老教授干着急。

  一切都是因为,他长了一张明楼脸。

 

02.

 

  这个世界上,人的脸分很多种。

  比如男人有明台脸,有明堂脸,有梁仲春脸,还有藤田芳政脸。

  比如女人有明镜脸,有阿香脸,有汪曼春脸,还有南田洋子脸。

  再比如,明楼脸,和明诚脸。

  高傲,冷艳,气质非凡。

  稀少,珍贵,灵魂伴侣。

  实验表明,一个长着明楼脸的人,总会有一个长着明诚脸的爱侣。

  反过来也一样。

  这就好像alpha一定会找到一个Omega,哨兵一定会拥有一个向导,明楼脸注定要遇见明诚脸,他们是上天最眷顾的人。

  所以凌远在二十五岁被发现自己是明楼脸之后,一切的偶遇艳遇统统不见,只剩下孤独在心中拼命叫嚣,凌远意志力很强,把孤独的小妖精压进心底,努力工作。

  这是他成为院长的第二年。

 

03.

 

  凌远收入增加,算上几年的积蓄,在离医院不远的地方买了套三层小洋房。那个小区治安好,隔壁就是警察局,非常安全,对于凌远这种经常不在家的人来说是再好不过的。

  他搬进去的第二天,就被一台手术留在了医院。手术很重要,伤员是市公安局的一名刑警,听说是个副队长,好像还很有背景。凌远亲自操刀,用了四个多小时保住了伤者的命。

  凌远走出手术室时被伤员的几名队友围住询问情况,他简单嘱咐了几句便转身离开,耳后听见几个人说话的声音。

  哦,不是副队长,这个任务结束回来,就变成队长了。

  市局队长,有背景,凌远在心里给伤者划了定位。

  好好伺候,未来有得方便。

 

04.

 

  凌远秉承着自己“有利可图就必须要图”的原则,每天八百次地往这位警官的病房跑。

  警官带着氧气面罩,还未醒来,凌远总觉得他的样貌莫名熟悉。

  直到警官真的醒过来,凌远几乎是立刻从办公室飞到了病房。

  床上的人被摘了面罩,虚弱地向凌远点头致意。

  凌远冷静地询问了两句。

  氧气面罩阻挡我的爱情。

  病床上的人,分分明明,一张明诚脸。

  凌远冷静地点点头。

  精明的眼睛里闪烁着微光:很好,我的另一半有着落了,这一定是上天的旨意,我们会在一起然后拥有一个家庭,很好。

  秉承着楼脸必然拥有诚脸灵魂伴侣的国际惯例,凌远几乎在一瞬间就确定了这位病人未来与他的关系,一切都很完美。

 

05.

 

  只是这位灵魂伴侣的脾气有点爆。

  不喜欢吃医院的病号餐,顶着一张哪怕苍白也依旧……健康肤色的脸,非要吃点辣的,美其名曰以毒攻毒。

  屁,凌远心里骂了一句,面上却温柔体贴地将病号餐喂进灵魂伴侣的嘴里。

  不生气,不生气,这是我的灵魂伴侣。

  灵魂伴侣不领情,吐了一被子。

  凌远勃然大怒:“季白,你不要太过分!”

 

06.

 

  过分也没办法。

  明楼脸从来都对明诚脸没有招架能力——换句话说,在诚脸面前,楼脸说的永远不算。

  OK。

  凌远深呼吸,深呼吸,那可是他的灵魂伴侣。

  虽然很憋屈。

  凌远顶着每天被喷三次的风险毅然决然地往季白房间送饭,韦三牛拍拍凌远的肩:“任重道远啊哈哈哈哈哈。”

  凌远:“滚,滚出去。”

  直到季白的身体状况可以出院,凌远思前想后半个月的话终于说出口。

  “嗯,你要不要搬进我家住?”

 

07.

 

  巧了。

  季白刚刚升了队长,不愿意自己一个人住单人宿舍,加上凌远一张明楼脸的邀请,季白觉得很划算。

  如同一个人生任务,我一定会碰上一个楼脸然后与他白头偕老,既然这个楼脸现在就出现在自己眼前,索性直接接受,人生的又一个任务完成,季白在心里画了个小勾勾。

  而且凌远家离警察局还很近。

  抱着不可告人目的的季白郑重地搬进凌远家里,领导人会晤似的握了握手:“你好。”

  “你好。”凌远回握一秒松开,问季白,“你是要住楼上还是楼下?”

  “你住哪儿?”

  “楼下。”

  “那我就住楼上。”季白满意地把东西搬进强迫症的房间里,“毕竟,灵魂伴侣对吧,灵魂。”

  “嗯,灵魂。”凌远表示很同意。

 

08.

 

  凌远和季白就这样开始了“同居”生活,回到家一个上楼一下下楼,早餐随便买一点,午餐就在单位食堂,晚餐要么对付要么各自吃,凌远越过越不对味。

  这哪是灵魂伴侣,这顶多算个舍友啊?

  相敬如宾,凌远并不觉得做到真正的“相敬如宾”的夫妻俩是真的夫妻俩......虽然他俩好像并没有说过要在一起。

  他甚至开始质疑这个世界,同时质疑这个世界的真理:楼脸和诚脸真的可以无缝对接么?

  他好像是个反例。

  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反例,凌远决定努力一下。

  第一步,接季白下班。

  好不容易抽出一天不是很忙能够正常下班,凌远火急火燎地往地下车库赶,后边的庄恕飞快地叫他:“凌远凌远!”

  凌远顿足。

  “你最近是不是认识了一个警察?姓季。”

  凌远一脸警惕:“干什么?”

  长着一张明楼脸的庄恕态度诚恳:“能不能给我个电话,有事找他帮忙。”

  凌远态度也很诚恳:“不行。”万一把季白抢走了怎么办。

  凌远看着庄恕就感觉他脸上写着四个大字:竞争对手。

 

09.

 

  季白还没下班,他升了队长,很多事要留心。他正在跟他的副队长加班,处理这一季度的案卷。

  副队长原来是他们队的队员,也是个业务能力很强的小伙子,比季白小两岁,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爱笑,比季白好相处多了。

  凌远到时整个办公室剩下两个人,估计还要有一会儿才能结束。凌远看见季白以外的另一个人,一愣。

  怎么又来了一个明诚脸。

  副队长很热情:“凌院长你好,我是李熏然,三哥的副队长……凌院长你坐,我们再有一个小时估计完事了。”想了想又不太妥当:“要不……要不三哥你先跟凌院长走吧,我自己做也行。”

  “你怎么那么大公无私?傻了吧唧的以后让人欺负。”季白头也不抬。

  李熏然挠挠脑袋:“我这不是没对象么,闲着也是闲着。”抬眼瞥了一眼凌远,看得凌远呼吸一滞。

  这小孩怎么回事。

  凌远平缓了一下自己波涛汹涌的内心,尽量不让人看出破绽:“你们饿了没?我去给你们买点吃的。”

 

10.

 

  李熏然吃得凌远都馋了。

  这还是从没有过的事情。

  季白没李熏然吃得那么认真,边咬排骨边处理文件,打字的手啪啦啪啦动个不停,凌远十分尽职尽责,不时往季白空了的嘴里填点东西,并且持续性想往李熏然嘴里填东西。

  忍住了。

  凌远觉得自己的现状很诡异。

  一个楼脸被两个诚脸夹击,怎么想都是被幸福包围的样子。

  凌远很困扰。

  但还算有点良心,凌院长终于想起自己医院单身多年的另一个楼脸庄恕,决定下次约四个人出来吃顿饭认识一下。

 

11.

 

  庄恕和季白大眼瞪小眼。

  凌远临时被一台手术绊住了手脚,李熏然家里突然来了电话,说有亲戚来了要他回去招呼一下,结果四个人的饭局变成两个人的约会,庄恕讪笑着伸出一只手。

  “哈哈哈这不巧了么您就是季警官吧……”

  季白总觉得这人傻了吧唧的。

  两只手握了握,庄恕把菜单递给季白:“你来点菜吧。”

  季白毫不客气,点了几个他爱吃的,都是最辣的。

  最后才想起对面做这个软绵绵的庄医生,问:“你有没有什么忌口?”

  “没有没有。”庄恕连忙答。

  直到桌子上出现四盘红彤彤的菜。

 

12.

 

  庄恕假笑。

  筷子是拿着,迟迟不把菜往嘴里夹,看季白吃得狼吞虎咽,干巴巴让他慢点。

  季白抬头瞥了一眼:“怎么不吃?”

  “……中午吃多了,还不饿。”

  季白点点头:“别看我,我这速度都吃习惯了。”

  “哦……”庄恕干坐着,尴尬写在脸上,最后索性放下筷子,专业给季白倒水。

  季白心满意足地吃完最后一口,擦了擦嘴,终于发话:“说吧,有什么事?”

  “啊?”

  “我是刑警,又不是傻子。”

 

13.

 

  庄恕是真的找季白有事。

  他想着托着凌远的关系拜托季白帮他找找二十多年前失散的妹妹,没想到连个电话凌远都不给。

  这回阴差阳错地见了个面,庄恕有点紧张。

  对谁都没有说过的隐秘在季白灼热的目光下暴露无遗,庄恕出了饭店被阳光幌得一阵眩晕,觉得自己引以为傲三十年的意志力其实也并不是很坚定。

  庄恕压下心头的躁动,努力告诉自己,挖领导墙角是不对的。

 

14.

 

  凌远做完手术已经是十点多,揉揉脖子往出走,寻思着去哪儿的饭店买点吃的对付一口,以免自己的胃造反。

  街边有一家面馆还开着,凌远矮身进去,正见一双小鹿眼惊讶地望着自己。

  “小李警官?”凌远喊问了一句。

  李熏然最讨厌别人叫他小李警官。

  但是凌远叫……好像也没那么反感。

  “凌院长。”李熏然笑了一下,“这么晚才下班?”

  “临时加了一台手术。”凌远自动自觉和李熏然坐在了同一桌。

  “真辛苦啊。”李熏然发自肺腑。

  凌远要了个清汤面,没接着说,转移话题:“你呢,不也这么晚。”

  “哦,今天我家来亲戚,陪他们喝了顿酒也没吃什么,这不刚出来么,吃点东西暖暖胃。”

  凌远笑笑:“外面肉类的不怎么干净,下次有机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好啊!”李熏然一激动,又觉得不太对,安静下来。

  凌远好像也发现有哪里不对。

 

15.

 

  李熏然慢慢悠悠地往家走。

  他在思考人生大事。

  因为长了一张明诚脸,李熏然意外获得了不会被催婚的福利,本来对于谈恋爱的事情都已经佛了,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明楼脸。

  但是凌院长跟三哥是什么关系?他们俩没在谈恋爱吗?

  李熏然觉得挖领导墙角是不对的。

  他给季白发了个消息。

  “三哥,我在小面馆碰见凌院长了。”

  查出庄恕妹妹下落顺便理清了庄恕家庭历史有点心疼正在思考该怎么跟庄恕说的季白很快回过来:“嗯。”

  嗯?嗯是什么意思?李熏然拿着手机在路边站了一会儿。

  难道不应该关心一下凌院长这么晚才下班都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不舒服吗?

 

16.

 

  庄恕最近跟季白走得有点近。

  绝对没有别的意思,纯粹是因为他拜托季白帮他找妹妹的事情。

  隔三差五就出去吃个饭,季白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庄恕门清。

  季白回家吃饭的次数都少了,反倒是李熏然在路边小吃店碰见凌远的次数越来越多。

  韦三牛在旁边看着很茫然,很恐惧。

  凌远这货看小李警官那眼神就不对劲还装呢!庄教授最近一看到季警官的车就屁颠屁颠奔出去谁看不着啊?

  可是季警官不是跟凌远住一起吗?

  这四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17.

 

  凌远觉得这不行。

  季白觉得这不行。

  庄恕觉得这不行。

  李熏然也觉得这不行。

  凌远和季白俩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坚信着日久生情搬到一起住,一个努力展示自己的十项全能,一个努力收敛自己的脾气,结果见面的次数还没有跟庄恕和李熏然的多。

  四个人一同陷入了道德漩涡。

  季白决定要改变这个局面,准时下班去接凌远回家。

  没想到。

  “凌院长说他去警局接你了。”庄恕懵懵的。

  与此同时。

  “三哥……三哥说他去医院接你了啊。”李熏然茫然地看着更加茫然的凌远。

  这可能是凌远和季白唯一一次心有灵犀。

 

18.

 

  “这家店还是我跟熏然凑合午饭的时候找到的,没想到还挺好吃的。”季白带庄恕去了一个偏僻的小巷,店面门很窄,进去环境却很好,也很亮堂,是个好地方。

  他刚刚去了医院没接到凌远却碰到了庄恕,索性邀请他一起来吃个晚饭。

  “坐那边吧,清静。”季白引着庄恕坐到靠墙的位置上去。

  “远哥我跟你说他家可好吃了,还是上次我跟三哥不经意间找到……”李熏然推开门,看到刚刚落座的季白和庄恕,“的。”李熏然坚持着说完了整句话。

  “怎么了?”凌远跟在李熏然的身后。

  李熏然突然回头:“四个人吃饭你介意吗?”

 

19.

 

  四个人,大眼瞪小眼。

  凌远和李熏然坐在季白和庄恕对面,两份菜单给了李熏然和庄恕。

  “你不是喜欢辣的么,夫妻肺片想吃吗?或者辣子鸡丁。”庄恕说。

  “你定吧。”季白顺手帮庄恕把餐具拆了。

  “那就都要。”庄恕笑笑,“谢谢。”

  李熏然埋头菜单:“远哥你胃不好别吃太辣了,要点清淡的吧。嗯……海鲜鸡蛋羹,蒜蓉娃娃菜。”李熏然抬头眨巴眨巴眼睛:“我还想吃麻小。”

  “不干净。”凌远给李熏然倒了杯果汁,“要可以,少吃。”

  “好的,给您对一下菜单,夫妻肺片,辣子鸡丁,海鲜鸡蛋羹,蒜蓉娃娃菜,还有一份麻辣小龙虾对吗?”

  “不要小龙虾了。”李熏然眼巴巴的,“改成香辣虾吧,再要个番茄鸡蛋汤。没有了,谢谢。”

  服务生走了,四个人,大眼瞪小眼。

  气氛有些凝滞。

 

20.

 

  “你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病人情况比想象得好?”凌远打开话题。

  “嗯,打开之后发现情况好很多,预计三个小时的手术,两个小时就做完了。”

  季白和李熏然负责吃,插不上话。

  季白边吃边听庄恕讲话,他意外地发现庄恕在谈论起工作的时候有一种精明可靠的气质。完全不同于平时见到的那样软绵绵好商量,说一不二的样子,季白突然又心动了一下。

  正想着,庄恕给季白夹了一筷子菜。还从工作事宜中岔开句嘴让他吃点青菜。

  凌远没看,继续说他的计划,说话时候手不停,飞快地剥虾,然后把虾肉扔进李熏然的碗里,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庄恕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凌远,一切尽在无言中。

  凌远置若罔闻,继续说他的。

  “明天有一个省领导的母亲要转来我们院,要做心脏搭桥,很重要,你来负责吧。”凌远看着庄恕。

  庄恕给季白夹了两筷子菜。很刻意,很夸张,很贴心。

  “行。”他说。

  季白好笑地看着凌远和庄恕的相互试探,扭头对着墙弯了弯嘴角。

  李熏然在满脑子“远哥好厉害”“远哥怎么把虾剥得这么完整的还剃了虾线”“远哥安排工作的样子好认真侧脸有点好看”的弹幕中抽空感觉到了一丝丝紧张的气氛。

 

21.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前一分钟还很微妙的气氛突然变了味道,四个人各怀鬼胎,疑惑中带着点小惊喜。

  是的吧?是的吧!

  没错,是的。

  瞎子都看出来了。

  凌远开始明目张胆地给李熏然剥虾,庄恕堂而皇之给季白夹菜,季白心安理得吃着庄恕给他夹的夫妻肺片,李熏然好像恍然大悟,不知道自己在脑补什么,吃着凌远扔进他碗里的虾肉红了一脸。

  你看,这样就很棒。

  凌远发誓,从前质疑过“楼脸诚脸必须是灵魂伴侣定律”的自己一定是脑子瓦特了。

 

22.

 

  一顿莫名其妙的晚饭,最后结账的时候李熏然一摸兜发现自己的钱包落在了局里。

  凌远帮李熏然把饭钱A了。

  “正好,我也要回趟医院,顺路送你过去。”凌远赶紧接话,“季白你是回——”凌远琢磨半天,没把“家”这个字说出来。

  “我和庄大夫还有事。”季白一句话避免了所有尴尬发生。

  凌远很满意地一点头:“那好,我们先走了。”

  目送李熏然上了凌远的车,庄恕胳膊肘碰了碰季白:“还有什么事啊?”

  “我哪儿知道啊,”季白望天,“散步吧可能,消化消化食儿。”

 

23.

 

  第二天季白从凌远的公寓里搬了出去。

  庄恕帮他搬东西,楼上楼下跑出一身汗。

  “你这体力不行啊老庄,勤运动。”季白转手塞给他两个大纸箱,“去吧!”

  庄医生任劳任怨。

 

24.

 

  上午季白搬出去,下午李熏然搬进来。

  “所以三哥住去哪儿了?”

  “听说跟老庄合租一间房。”

  “哦……那三哥原来住哪屋啊?”

  凌远在旁边帮忙:“熏然啊,你就不要住季白住的那屋了吧。”

  李熏然委屈:“为什么?”

  凌远也委屈:“你……你直接住我那屋……不行吗?”

  李熏然赶紧点头,生怕他变卦:“行行行,太行了。”

  说完又红一脸。

 

25.

 

  庄恕原来觉得自己挺整洁的,直到和季白住在一起。

  “老庄,你这个不能这么放。”

  “被子叠整齐!在警校你这样是要被罚跑五十公里的!”

  “别睡了起来晨跑,我告诉你你这样下去小心三高。”

  “庄恕,床单上有褶皱。”

  “……”庄恕忍无可忍,“我不介意让床单更褶皱一点。”

 

00.

 

  真理还是真理。

  每个楼脸都会有一个长着诚脸的灵魂伴侣,但不是每一个诚脸都适合你。

  你的灵魂伴侣永远都是让你最舒服的,想吃就吃想喝就喝,用不着收敛脾气,也用不着忍耐不合,一切都是最好的样子。

  但是真理还是真理。

  楼脸和诚脸必须在一起。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为庄季打call的飞天神毯!


评论(80)
热度(560)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