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心存美好。”

【凌李】李熏然是甜的(甜一发完)

我们大丫的g文!!!
说实话当初我是傻笑着看完的x
能比李熏然可爱的还有谁!!!
只有我们大丫了!!!!

whatdidfermiparadoxsay:

定时一个给 @维木向东 的G文 恭喜完售~


--------全员AU私设如山--------


1.


李熏然揉了揉眼睛。


数字没有变,还是15。


“远……远哥……”李熏然绝望地抓着头发蹲在地上大喊,“远哥!”


凌远正在书房看论文,被这一声吓得冷不丁打个颤,赶紧跑回卧室里:“怎么了?又头疼了?做噩梦了?哪儿难受告诉我?去医院吗?”


李熏然颤巍巍地指着体脂称,扭过了头不敢去看:“我……我体脂率怎么会15%了!”


凌远把李熏然揽进怀里,拍拍他的背,顺着他的指尖看过去,真的是不多不少刚好15%。


这让体脂率一直维持在10%左右的李警官很是崩溃。


“没事没事,这不是刚刚从美国回来吗,你看美国有多少大胖子?可能前段时间吃太多垃圾食品了,身上有伤不能好好运动,现在病好了,只要控制一下就能下去。别担心。”


也就凌远能眼睛一闭把“3个月”说成“刚刚”。


李熏然把下巴磕在凌远的肩上,眯着眼叹气:“我刚才有一瞬间都不想活了……”


凌远狠狠呼噜两把他的头毛:“我说了多少次,这个玩笑不好笑!”


“……还没说完呢!”李熏然抱着脑袋瞪了瞪凌远,“但是我想到今晚还要吃火锅,我就知道不能放弃自己。”


凌远瘪嘴,敢情跟自己没一毛钱关系。


李熏然笑着捏起凌远的脸:“是不是在心里骂我白眼狼啊?”


“顶多就是个吃里扒外的奶猫,还把自己当狼了。”凌远拍开李熏然的手,把他拖到卫生间去刷牙洗脸。


李熏然挤好牙膏:“别把狮子当病猫,我们……”


凌远知道他要说什么,赶紧接了话,和李熏然异口同声:“超——凶——的——”


 


2.


李熏然趴在办公桌上思考人生。


虽然是复了职,但是李局长还是不允许他参加强度大的训练,手上又没有什么案子,加上美国的高热量食品,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开始变得柔软。


他左右看看,没有人。


于是悄悄捏了捏自己的肚子。


靠,真的变软了。


凌远发消息过来:[我到门口了。]


李熏然抓起外套和手机,痛定思痛,吃完这顿就开始努力!


晚上他们约了庄恕和季白吃饭。其实和庄恕倒是经常见,基本上每周都会一起吃一顿饭,这次有点不同,这次是季白刚出院,也是他们回国之后第一次见季白。


“可是刚出院怎么能吃火锅?”车停下来,李熏然一边解安全带一边问。


凌远笑了笑,拉开车门,指着招牌:“确实是火锅。”


李熏然一抬头。


对着“粥底火锅”六个字,笑都笑不出来。


“异类!邪教!”李熏然咬牙切齿。


 


3.


季白身上有伤,海鲜这样的发物是不能吃的,只能一边嚼着糖一边等最后的那一碗粥。


李熏然一直盯着他,最后还是忍不住了。


“白白,你哪儿来的糖啊?”


关于白白这个称呼,季白也是满头黑线。


当年在美国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李熏然是跟着庄恕把季白叫哥的,但是奈何凌远心眼太小太小了,不让李熏然管别人叫哥,李熏然斟酌了一下,叫了声“三儿“,又被炸毛的小心眼庄恕否定掉了。


脑袋大的人就是麻烦多。


李熏然说要不就叫季白吧,季白当时就眉头一皱,说不行,小时候一犯错就被他爷爷喊着全名追着打。


后来折中了一下叫白白,第二个白是轻声。


“庄儿兜里掏的,”季白挑眉,“还想吃糖啊?不怕体脂率再涨啊?”


李熏然一愣,立刻在凌远的大腿根掐了一爪子:“你怎么什么都说啊!”


凌远笑眯眯地给他夹了半只龙虾:“庄医生和季警官都很关心你。”


李熏然哼哼两声,把龙虾掏干净了,转过头去问季白:“你也伤了这么久,体脂率不涨?”


“也涨啊,所以他昨天才把体脂称砸了。”庄恕笑着说。


李熏然两手一拍:“好主意啊!”


季白笑着拍他的背:“他说什么你都信啊。不过我体脂率确实也涨了,而且平板撑也撑不了20分钟。还好涨得不算太多,因为我忌口。”


李熏然看了一眼凌远。


在美国的时候为了让李熏然心情好起来,凌远变着花样给他做菜,都是他喜欢的,几乎是有求必应,不求也应。最初的水平可以开个川菜馆,到离开美国之前,从前菜到甜品,从中菜到西菜到日本料理,都不在话下。


凌远举手投降:“怪我咯。”


李熏然筷子一搁:“我也要忌口了。”


服务员端上来一盘青口。


“从明天开始。”李熏然默默加了一句。


 


4.


李熏然是一个非常有行动力的人。


这个行动力体现在一切方面。


比如拿到快递的第一秒就会拆开,比如毛肚一烫熟就要立刻吃,比如一订好午餐外卖就马上去订一点点的外卖。


和季白促膝长谈之后,李熏然决定一步步来,这个月先戒掉额外的糖分。


至于凌远和庄恕和季白相不相信——他们押了三顿火锅在李熏然戒不掉上——那不在李熏然的考虑范围之内。


戒糖的第一天,李熏然拒绝了凌远的一点点约会邀请。


“要不然买无糖的?”凌远在诱惑的边缘试探。


“无糖的又不好喝,还勾起我的瘾,不喝不喝。”李熏然意志坚定地举着铁。


戒糖的第二天,李熏然拒绝了楼下新开的甜品店的邀请。


“今天免费试吃呀,请大家多提提意见!”站在门口的小姐姐热情地派发着传单。


李熏然接过传单看也不敢看,一边低头给季白发消息一边匆匆走过:[我觉得整个世界都在针对我。甜品免费试吃.JPG]


周三的下午,整个局里都充斥着懒洋洋的气氛。


也不知道是谁说了句“一起点下午茶吧”,从此一呼百应,仿佛下午茶就是人类文明的曙光。


人们欢呼,雀跃,在外卖APP上肆意选择。


冰淇淋,蛋糕,冰淇淋蛋糕,芝士蛋糕。


奶茶,波霸,波霸奶茶,芝士奶茶。


沙拉酱,番茄酱,花生酱。


李熏然犹如自带金钟罩铁布衫加持,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动不动,默念着:“不生气,人生就是一场戏,相逢到老不容易……”


凌远为了表示支持,也跟着李熏然一起戒甜品戒零食,站在体脂称上,很明显看到自己的体脂居然都降了。


李熏然闷闷不乐。他毫无变化。




5. 


不过好处是,人的欲望是守恒的。


口腹之欲一时间难以满足,李熏然缠凌远就缠得特别紧。看电视的时候看着看着就去吧唧一下凌远,做饭的时候跑过去撩撩骚,开心地试探骑乘位,只裹个浴袍在家里做清洁。


凌远那几天觉得自己仿佛一个禽兽。


真是甜蜜的负担。


但是一切都终结在昨晚。


两个人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的时候,凌远咬了咬李熏然的锁骨,说:“你怎么还是这么甜……”


李熏然头顶犹如晴天霹雳。


“我18天半没有吃过糖了!你还说我甜!”


那天晚上凌远和李熏然的大床中间,被塞了一个枕头。


凌远心里很委屈。


 


6.


甜是一个很可爱的字。


说出口的时候,已经笑起来了。




7. 


第二天刚好庄恕和季白要来他们家吃饭,带了季白喜欢的两瓶酒。


说要把庄恕灌醉,还是灌醉在家里比较好。


李熏然本来反对做糖醋排骨的,因为糖醋排骨外面包了一层淀粉,说白了还是糖,但是他昨晚刚和凌远吵架了,他努力地争取冷战超过8个小时,所以内心天人交战着。


等庄恕和季白到了,菜已经差不多做好了。


李熏然搬出了体脂称让季白试试,转头就看见凌远在给排骨裹淀粉。


“等一下!”说时迟那时快,李熏然一闪就站到了凌远身边。


“怎么了?”


李熏然咬咬牙:“还是不要裹淀粉了吧,今晚还要吃米饭,少吃一点碳水化合物吧。”


凌远叹气。


他把李熏然拉到旁边的小阳台上,认真地开始做思想工作。


“卷儿,你知道为什么人类喜欢甜味吗?在很早之前,人类还吃不饱穿不暖的时候,甜味意味着糖分,糖分可以让人类生存下来。人们喜欢酒精也是一样,只有足够的粮食才能造出美酒。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和天性作对呢?”


李熏然想了想,反驳说:“因为我们不是动物……我们可以,可以反抗一下的。”


“淀粉也不让我放了,你知道吗如果再这么极端,可能导致胰岛细胞萎缩进而影响糖类代谢,另外也可能导致酮中毒,你知道酮中毒什么样吗?上次你们队里那个……”


李熏然每次听见凌远说到医学方面的事情的时候,就会觉得凌远在闪闪发光,根本顾不上听内容,只会笑着点点头。


凌远也非常懂得利用这一点。


“所以今天就放开了吃,好不好?前些天锻炼也很辛苦。”


李熏然又点点头:“远哥,你真的特别h……”


话还没说完,他们就听见季白绝望的呼喊:“操,我的体脂率怎么也涨到15%了?!……李熏然你知道你这个破秤是坏的吗!”




END

评论(9)
热度(814)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