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楼诚,拒绝ky。

“我始终心存美好。”

【凌李】我与你相遇

对不起我刚才小号测试敏感词忘记删tag了......重发

超时空同居梗

本来是正在写庄季的超时空同居梗的结果卡了......然后突如其来一个凌李脑洞x


本来就是当脑洞写的,那就当脑洞看吧~


-------------------------------------


  1999年。

  凌远二十出头刚刚留学归来,在第一医院当一名主治医师。

  2018年。

  李熏然是刑警大队大队长,三十多的年纪。

  凌远回国后生父找上门,加之他许多年的压力,医疗环境的恶劣,还有养父母若有若无的隔阂,让他患上抑郁症,抑郁症犯了就只能吃药挺着。

  李熏然从三十一岁当上大队长之后就一直不愿意再升,他觉得这样挺好,虽然辛苦了点,但是他觉得自己做行政工作肯定更累。

  那一天,1999年的凌远就遇到了2018年的李熏然。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经过两分钟的激烈思想运动,终于承认了他们的时空混淆了的事实。


  李熏然十几年工作经验,见过太多人了,看人很准,觉得凌远绝对是个可塑之才,但是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一旦跑偏就很危险。

  这类人他见过,智商超群,从小到大都是天才。可是家庭缺陷导致人格缺陷,最后落到李熏然手里的不在少数。

  李熏然没问过凌远的事情,但是就经验而谈,他绝对有理由怀疑凌远的家庭是有问题的。

  凌远还是个初入职场的小孩,就是太高冷了,除了特定的几个朋友之外几乎谁的话都听不进去。但是他确实有高冷的资本,毕竟人家医术没得说。

  凌远不太喜欢李熏然,他总是觉得李熏然的眼睛一下就会把他看透,他不喜欢这种感觉。

  他习惯了独来独往,生活里突然多出一个人,一个会对他嘘寒问暖关怀备至的人,很别扭,并且不知道怎么回应。

  于是李熏然就看到一个油盐不进的凌远。

 

  凌远不在家的时候李熏然收拾了一下屋子,就发现凌远备着一抽屉的药,胃药,和抗抑郁的药。

  凌远这个人别扭得很,但是李熏然不别扭,对凌远还有点自来熟。况且他觉得全世界也就他俩出现这种特殊情况,可以说是难兄难弟了。

  这位小医生真的是不把自己当回事,说通宵做手术就通宵,说不吃饭就不吃饭,李熏然一个刑景在家的时间都比凌远多。

  后来李熏然就跑到喜欢的店里给凌远买吃的,打算给凌远送过去,结果发现自己打不开1999年的门。

  凌远回到家发现李熏然已经睡下了,没想到放轻了动作李熏然还是醒了。让凌远开火热一下凉了的食物,李熏然觉得他一定没吃饭。

  凌远真的没吃饭,而且他已经好几天没吃过热乎饭了。这几天临县发生了泥石流,所有伤员都在往第一医院送,凌远连台三十多个小时,差点下不来。

  胃里空空落落的,又看见生父在门口堵着他,他烦躁得要死。

  可偏偏踏进家门,看见李熏然已经睡了的时候又不忍心弄出太大动静。

  虽然还是把人吵醒了。

  吃到热饭的时候整个人有点幻灭,就好像是有个人在他们的家里等他回家,愿意陪他吃一顿热乎饭。

  就快要爆发的抑郁症莫名其妙被安抚了下去,凌远头一次对李熏然说“谢谢”——之前他总说李熏然多管闲事。

 

  后来他们俩就开始熟稔起来,李熏然带给凌远的餐食凌远很喜欢,李熏然就总是带他去吃。那家店是新开的,干净卫生,味道也不错。就在离家不远的商业圈里。

  有时候他们两个都闲着,李熏然就打开他的电视给凌远找电影看。

  以至于之后凌远经常在他自己的时间里给还没看过的韦天舒剧透,那是后话。

  凌远开始期待起每天回家的时间来。

  家里有人等着自己,或者回家去等着一个人回家的感觉,让他有安全感。也让他有一种很多年都未曾有过的幸福感。

  凌远的肠胃不好,吃不了不健康的东西,看着李熏然吃那些熟食和垃圾食品也略有不满,这么吃下去迟早把李熏然的胃也吃坏。

  于是他在空闲时间里开始研究烹饪,发现自己还挺有天赋的。

 

  他们就这样一直相安无事地过着,李熏然也很忙,有时候好几周见不到人影,凌远还有点想他。

  但是他们都知道这种日子持续不了多久了。

  因为他们的世界正在崩塌,一点一点缩小。

  李熏然其实很好奇2018年的凌远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他查不了,因为他一查,这个世界就开始动摇。

  他还舍不得让这个世界崩塌。

  直到某一天李熏然在去给母亲扫墓的时候突然看见一张熟悉的脸,那张脸是黑白色的照片,贴在墓碑上。

  李熏然的心凉了大半。

  那确确实实就是凌远的墓碑,死亡时间是2000年,死于自杀。

  李熏然想起凌远塞满抽屉的抗抑郁药物。

  李熏然拼命往家里跑,打开门,那个世界已经只剩下一小点。

  凌远不在家,应该是去工作了。李熏然此时来了电话,是局里,有了新案子,要队长赶紧过去。

  李熏然看看这间屋子,他这一去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会不会他回来的时候,凌远的世界就消失不见了?

  凌远会按照既定的轨迹选择吗?选择自杀,将生命永远停在2000年。

  李熏然不想。

  他很清楚,他在意凌远。

  虽然在他眼里凌远还是个小孩,虽然这个小孩有点不近人情还有点毒舌,但是他看得见凌远更里面的东西。

  他是喜欢他的。

  可局里的事情也等不得,他焦虑,最后拿了纸笔给凌远留下一张纸条和一句话。

  他说,不论发生什么,好好活着,你总会遇到好事情的。

  李熏然留下这句话,出门去了。

 

  转眼三个月。李熏然再次回到家里,另一半老旧的痕迹已经不存在了。屋子还是那个屋子,没有凌远,也没有1999年的风景。

  李熏然坐在床边望天,他不知道凌远怎么样了。

  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

  一个命运相连的人突然出现在生命里,又突然从生命里消失,一点痕迹都没有。

  窗外飞过一架飞机。

  就连飞机飞过,都有一条印记留下。

  天快黑了。李熏然认命地叹了口气,出门觅食。

  还是他给凌远买食物的那家餐厅,他被服务员引导着走向座位,中途看见一个身影,坐在靠窗的位置。

  李熏然一下子拍在桌子上。

  那人吓了一跳,愣了两秒,突然手足无措地站了起来。

  “凌远?”

  “李……李熏然……”

  是他。

 

  1999年的那天,他回到家,发现属于李熏然的世界马上就要消失不见了。


  他突然舍不得,李熏然像太阳一样,照亮了他。他舍不得让李熏然离开。

  可到底还是消失了。

 

  视线一阵天翻地覆,家里乱成一团,属于李熏然的痕迹彻底不见了。

  凌远坐在杂物里愣神。

  他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最初的几天,似乎又回到没有李熏然的日子,谁都不会关心他,他也不会关心谁。

  后来养父的心脏病犯了,养母与他彻底翻脸,偏偏此时生父过来搅局。本以为要痊愈了的抑郁症卷土重来,凌远在一个晚上旧病复发,他很害怕,害怕他像他的生母一样发疯,害怕他会变成一个人人唾弃的疯子。

  与其这样,还不如让这件事永远都不会发生。

  他想要选择死亡。

  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他很平静,甚至愉快,他终于不用再承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

  可他也有点不舍,他始终觉得对不起养父。养父对他很好。

  他还有点想念李熏然。

  许多想法在他的大脑里作乱,他索性不再去想。安眠药就在床边,他在死亡之前彻彻底底地打扫了一遍家里,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死也要死得干净一点。

  然后他在床下的一角发现了一张纸条。

  上面是李熏然的字迹。

  凌远眼神发愣,他从不知道李熏然还留下了一张字条给他。也许是那天消失得杂乱,纸条飘到床下,直到凌远让自己死亡之前,才被发现。

  都是天意。

  会有好事情吗?会有什么好事情?

  凌远突然有些茫然,李熏然的字揪着他的心,竟然让他动摇。

  如果他活下去,他还会遇到李熏然吗?

  他想。他想遇到李熏然。

  他想在正常的世界里遇到他,想对他当初的别扭和冷漠说对不起,他想说他还舍不得他那样凭空消失。

  这个世界对他不公平。他还要熬过很久,才能再次遇到李熏然。

  可他决定了,他要等,等他再次遇到他。

  他吃了安眠药,正常剂量。

  他做了个好梦,梦里有李熏然。

  他想,他还要去见他。他要好好地见他。


  他等了十九年。

 

  李熏然就看见那样的他。

  有点惊慌,有点笨拙。

  凌远指甲抠着桌子,颤抖着声音问:“你是,你是李熏然吗?”

  李熏然笑吟吟:“我是。”

  凌远红了眼睛,拉住李熏然的手,将脸埋在他的手掌里。

  掌心都被濡湿,李熏然听见凌远的气声。

  “你没有骗我,我终于……遇到好事情了。”

  一个相隔十九年的拥抱,他们终于相遇。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评论(61)
热度(394)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