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心存美好。”

【庄季】抱警抓不住偷心贼

还是一个段砸


-----------------------------------


  庄恕有十来天没见着季白了。

  上次好不容易俩人都有空,在家里煮了顿火锅吃。刚吃完季白就接了个电话走了,要不是真的忙得十多天没动静,庄恕简直怀疑季白是逃避洗碗刷锅。

  俩人才谈了三个月恋爱,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估计不到半个月,这样可不好。

  但是并没有什么办法。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眼看着就要挺过没有季白的三十年,庄恕生无可恋,还得正常上班。

  路上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叼着烟靠坐在一辆摩托上东张西望,似乎是个正在等着客人的摩的师傅。

  庄恕心里一痒,立刻靠边停车。

  他没下车,落下车窗鸣了声笛,和师傅说话:“师傅,方便问个路吗?”

  庄恕觉得这位摩的师傅整个人都特别好看。

  那人一愣,不动声色地往两边看了看,嘴角挑起一个笑:“方便,您去哪儿?”

  庄恕又往窗边凑了凑,想要再近一点看看他。

  “请问市局怎么走?”

  那人一挑眉,等着他解释。

  庄恕有点苦恼地笑了笑:“想要报个案,抓个贼。”

  “什么贼?”

  庄恕眼角弯弯:“偷心贼。”

  窗外的人轻笑了一声,怎么还会有人说这么古老的梗。

  庄恕还等着,他只好往庄恕来的方向指了指。

  不是市局,是他们家。

  庄恕闷声笑起来,低沉的男声从窗外传过来:“问完了吗?问完走吧,别耽误我揽活儿。”

  庄恕在车里赠他一个飞吻:“谢谢师傅啊。”

  外面的人肉眼可见翻了个白眼。

  庄恕心里舒服,有点舍不得,慢慢爬走了。

  后视镜里还能看见那人的影子,庄恕看他拿出手机摆弄,身影越来越小。拐个弯,不见了。

  他叹了口气,安慰自己警官家属都是很辛苦的。


  直到把车停在医院地下车库拿了手机,才看见有一条新消息未读。

  “案就别报了,给小贼留条生路。”

  庄恕边走边笑回他消息,身边人与他打招呼都没听到。

  “那我有什么好处?”

  消息很快回来,那边的人惜字如金。

  “回家抱警。”

  庄恕莞尔而笑,手机放回口袋,准备查房。

  好好工作,回家抱警。


评论(32)
热度(355)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