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心存美好。”

【楼诚】一个敢动我明家的人的全都死光了的故事

现代AU

其实只是一个脑洞

但是一不小心写了三千六

是不是可以标注“甜甜甜一发完”了?(逃跑)


三观歪,不合法,怎么爽怎么来

看之前答应我要做遵纪守法好公民哦~


------------------------------------


  明楼还是个初中生。

  明锐东夫妇带着明楼和明镜出去,捡着个可怜孩子,觉得眼熟,后来才想起是家里帮佣的儿子,被虐待得不成样子,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

  明楼气急,刚刚有点自己的主张的小孩子怎么也要报警,明锐东觉得不妥,却也放任明楼。

  孩子被接回明家收养,他没有姓,只知道自己叫阿诚。

  明楼说,那你就叫明诚。

  明锐东高大威严,不怒自威。明夫人虽然温柔,可也是大家闺秀,看起来冷冷清清。明镜比明楼大不了多少,青春期,对小孩子不感兴趣。明诚怕他们,但是也敬重他们。他愿意跟着明楼,也独独不怕明楼。

  明楼上了高中,成绩好,给明诚讲课。

  明诚没上过学,从小学课程教起,明楼丝毫不费力。

  明诚聪明,他也不费力。明楼念完了三年高中,明诚把小学六年的东西学个干净,总算能跟上同龄人的年级。

  明楼要去外地念书,明诚想跟着。他特别喜欢待在明楼身边的感觉,明楼教他很多东西,课本上有的没有的,不像大少爷,就是个普普通通的半只脚踏进青年行列的少年。他甚至教他怎么捕喜鹊。

  最后肯定都要放了的。

  明诚想跟着却又不敢说,逃不过明楼的眼睛。最后明楼跟家里说,带着明诚一起,在明楼念书的地方替明诚找了个中学念。


  明楼还没去报道,家里出了事情。

  明氏企业做大,几乎垄断行业。汪家向来是宿敌,对明锐东夫妇下了毒手。

  要谋夺明家财产,要整垮明家以便让汪家独大。不幸中的万幸,那天明家的几个孩子都不在。看起来是车祸,实则是汪芙蕖动了手脚,不是意外,是人祸。

  明镜刚刚大学毕业,直接接管了明氏,明楼年轻气盛,想要报复,被明镜拦住,叫他沉住气。

  明镜活动之下,明楼安安全全地带着明诚去读书。明诚看着突如其来的一切,心疼大哥猛然间憔悴的身影。

  而大姐连憔悴都不行,她要撑起整个集团,要扛起明锐东留下的一切,她不能憔悴。

  明楼经此,深知有些事情光靠光明办法是无法达到目的的,在念书的过程中同时发展很多关系,瞒着明镜和明诚。

  其实是瞒不住明诚的。

  明诚聪明又好学,总是跳级。明楼大学毕业时明诚还有一年就要高考。明楼两边奔波,回家发展势力,在这边陪明诚高考。明诚高考最重要。

  明楼一年之间回了几次家,没有接管明氏,反而在背地里搞动作。很快一个黑道组织崛起,吞并了几乎所有其他组织,一时间风头无两,最大的一条地头蛇。他再也不隐瞒身份,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明家大少爷。

  明锐东夫妇去世多年,明氏企业沉寂许久。如今,他们的儿子回来了。

  一只笑面虎,让人胆战心惊。

  他在暗地里调查当年的事情,也做见不得人的买卖,但不是什么生意都做的。

  明诚高考完跟明楼回了家,明楼一个没看住报了个公安大学,气得明楼罚他跪了一整天,第二天又给自己心疼够呛,还是自己给他上药。

  明家是显赫世家,这件事自然早就传开。说明楼整日里经营见不得人的生意,养大的狼崽子倒要去当警察。旁人闲扯,指不定这位二少爷其实就是个仆人呢,明大少爷享福惯了,上学都带着他,方便伺候。

  传闻中的二少爷跟明楼其实也是面和心不和,想着要压住明楼才去报考公安大学,养不熟的白眼狼。

  明楼听到这种传言气坏了,还跟明诚抱怨,你看你非得报考公安大,把自己的名声都糟践坏了。

  明诚不在意,说我才多大哪儿来的名声。

  明楼捋他的头毛,问他何必呢。

  明诚闷在大哥胸前小声说:咱得替咱爸妈报仇啊,你在暗处是好动作,明里咱家也得有个人啊,照应着你。

  明楼叹了口气,没法说他,满是心疼。


  明诚格斗厉害,性子里就又刚又烈,对谁都能下狠手,期末考试同学最不愿意碰见的人就是他。

  明诚上学,明楼在家苦心经营,明镜自知明楼在搞什么鬼,也不说他,只叫他小心。

  后来明诚毕业,摸爬滚打当上队长,黑道明楼独大,想活命全靠明楼一句话。

  又一次任务是要瓦解明楼的一条走私线,不知道是谁透露给警方的消息。反正不痛不痒,明诚玩心大起,觉得太有意思,事先也不跟明楼打个招呼就突然行动,时间一到端了贼船,明楼知道之后笑死了,咬着明诚脖子不放,骂他小混蛋。

  家里黏黏腻腻铜墙铁壁,外边风言风语越来越离谱。明诚白眼狼这种话明楼听得耳朵起茧子,多嘴的小弟为讨明楼开心痛骂明诚,想跟明楼请示神不知鬼不觉地干掉他,明楼同意了,小弟高兴地转身往外跑,觉得自己前途无量,下一秒一声枪响,他再也没跑出去。

  明诚功劳簿上又记一笔,几番应酬下来回家都成明副局长了。

  明楼正躺床上等着他,明诚一身酒气扯了领带。明楼见明局回来可劲献殷勤,狗腿至极,明诚差点给他颁个奥斯卡。

  明诚用脚趾掐明楼的大腿,说大哥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明楼终于正常了,说明局长啊,坐上来自己动。

  小楼一夜听春雨。


  明楼和明诚一个在明一个在暗,都在找当年汪家陷害明锐东夫妇的证据。但是当时明镜为了保住明家血脉,为了保住明楼,对外承认明锐东夫妇只是遭遇车祸,是意外不是人祸。所以证据什么的早就不在了,但明诚没放弃。

  明楼深知现在再找证据已经不太可能,既然无法公正判决,那他只好整垮汪家报仇雪恨。

  自从他回来,明氏集团有明镜执掌大权,明楼在背地里活动,明诚也时不时出力,明锐东死亡之后明氏的规模缩小,如今终于又回到巅峰,甚至盖过汪家一头。

  汪家汪芙蕖早在前年死了,那时的明氏早就元气恢复,而汪家刚刚死了董事,正人心动荡,根本不可能再动明家。

  明镜从二十岁接管明家一直忍气吞声,如今害死父母的人终于结果了,头一次放肆,让明楼和明诚出去放鞭炮。

  然后明楼和明诚就去放鞭炮,一直放到汪芙蕖头七,听说汪家新的掌门人气得发疯也无可奈何。

  明楼气得牙根痒痒,只觉得汪芙蕖就这么死了是便宜他了。

  汪家式微,怕明家报复。知道明楼做不干净的生意,一方面派人查明副局长有没有什么污点,另一方面又把自己人渗透到明楼底下拿来的消息放给明诚,美其名曰想要合作,其实是想借刀杀人。

  外人都以为明诚与明楼不合多年,汪家趁机把明楼的违法生意全部摆到明诚桌面上来。和明诚商议只要你把明氏整垮,让明楼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甚至杀了他,我就给你钱和地位,不用再是副局长屈居人下,你可以坐到局长的位置上去。

  回家明诚说起这事,明楼特别不乐意,凭什么我们家明诚的事情还要你汪家插手。


  汪氏旗下股票大跌,明镜收购了两家汪家下属的公司。与此同时汪家派人暗杀明楼。

  汪家蠢蠢欲动必会露出马脚,暗杀者被明楼抓个正着,如今汪家眼看就要衰落下去,就连杀手都不比之前的人忠心,手脚也不比之前暗害明锐东夫妇的人干净。

  酷刑之下暗杀者终于把汪氏的黑买卖招了,明楼好久没闻到血味儿恶心得要吐了,赶紧回家。

  到家时明诚还没回来,他睡了一会儿感受到明诚在亲他,睁开了眼。

  明诚看见,明楼手上一道不到一厘米的小伤痕,也不深,就像是书页划的似的。就是位置不太对,在手背上。

  明诚特别生气问这伤口怎么弄的?

  明楼说汪家派人暗杀我,不小心划到了。

  明诚非常不满问:人呢?

  明楼安抚他:老楼地下室。

  明诚玩明楼的手指,看着伤痕怎么看怎么不舒服,问明楼:你要怎么处理?

  明楼极其宠爱他:你决定。

  明诚声音很寒冷:我那只狼该饿了。

  第二天明诚养在庄园的那只狼吃了顿大餐。


  明楼还记着汪家要那钱和权来收买明诚这件事,心里还没过去呢,于是特别任性地又给明诚送了次功劳还跟上边人打了招呼,打点一番,于是很巧地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明诚手里,于是很巧地明诚手下完成了任务,于是很巧地明诚的局长调走了。

  然后明诚就当上了局长。

  知道明楼就是因为吃醋,明诚回家第一句话:败家。

  明楼觉得这不怪他:谁让汪家插手你的事,这笔账你往汪家头上算。

  那好吧。

  圈子里的人看明诚又将了明楼一军哈爬到他头顶上来为非作歹,明楼是管不了这位爷了,哦呦大户人家真是腥风血雨。

  其实他俩垄断了整个黑白道。

  汪家眼看着要走投无路,给明楼明诚下了个套,其实是明楼明诚给汪家下了个套。

  汪家手里握着的明诚的把柄都是他们俩想透露的,汪家果然上钩,威胁明诚端掉明楼老窝,赶紧干掉他。

  明诚被威胁去杀明楼,结果临了突然来了个急转弯一举把汪家的不干净生意挑了个干净。

  汪氏惹上官司一落千丈,如今掌事的也毫无建树,携款潜逃了,汪氏没了主心骨,大部分产业被明镜趁机收购,不合法的生意被明诚搅混了清除了,明楼的那些买卖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全是明诚送给他的。

  对手也没了,明楼吃了几天白饭特别没意思,总感觉自己被明诚包养了。明诚又双叒叕立了大功,再升就要去省厅了,明楼可舍不得,明诚也不愿意去,想了想还是算了,跌破眼镜直接辞职了,回家相妻教子就挺舒服。

  明楼那些不上台面的生意迅速被他洗净合法化,送了大姐一家公司。整个组织名存实亡,手下天天无所事事,最后明楼也觉得挺对不起人家的,直接宣布金盆洗手给了他们安家费让他们回家了。

  明楼和明诚在家瘫了三天小日子过得正舒坦,明镜看他俩懒成这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不容拒绝地把明氏甩给了明楼和明诚,终于有了自己的时间,欢天喜地地谈恋爱去了。

  明楼只好第二天苦逼兮兮地穿着西装革履去上班,特别生气的是一大早明诚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也找不到人,最后还是让司机送他来的。

  明楼生无可恋,踏进办公室看见总秘的位置上坐着个明诚。 

  哦豁。

  瞬间开心。

  还装作不动声色的样子。

  明诚手拄着下巴懒洋洋地冲他说:早啊明总。

  明楼不为所动。

  哼,早上抛下我就跑了,害我还要坐司机的车来,是该整肃家风了。

  说起来这个司机开车他坐着犯恶心,还是辞退比较好。

  明诚表示没可能,辞退了你让大姐怎么出门。

 

---------------------end-------------------


脑完真爽!!!!!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评论(66)
热度(471)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