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楼诚,拒绝ky。

“我始终心存美好。”

【凌李】那一瞬间远远组合宣布破产了

甜甜甜,一发完


-------------------------------------


  凌远今天第二次检查到这个病房,假模假式地看了看化验单和记录表,向床上乖巧躺着的青年点了点头。

  “还不错,继续保持。但是血糖有点高,多吃点清淡的,糖类少吃……下午再查一下胰岛素吧。”

  圆眼睛青年一个劲点头,一副“我绝对听话”的样子。

  凌远又看了一眼病例,姓名一栏填着的李旭远三个字工工整整,他第十九次满意地合上病历本,瞧,连名字都这么配。

  凌远又嘱咐了几句,正要出去,余光瞥见床边掉在地上的一张外卖单,捡了起来。

  “你还要吗?”他问。

  李旭远摇摇头。

  凌远尽职尽责地帮他扔掉,走出病房。

  外卖单上是附近一家饭店,凌远去吃过,味道还不错,就是太浓油赤酱,倒是很像这个小青年愿意吃的东西。

  凌远福至心灵,一个念头闪过脑海。

  他憋住嘴角笑了笑,面部表情有点扭曲。旁边的韦天舒经过,被这表情吓得一个寒颤。

  “我说凌远,你脸没事吧?面瘫是病你得治……”

  “滚。”

 

  李旭远目送凌远走出了病房,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盒外卖,色香味俱全,一看就很好吃。

  小护士过来劝谏:“李旭远,你现在还不能吃这些。”

  “没事没事,”他腮帮子鼓鼓的像只仓鼠,“别跟凌院长说就行。”

  活脱脱一个不听话的病人,旁边床的男人笑了一声,又扭过去睡觉。

  李旭远心满意足吃着午餐,果然大口吃饭最爽。

 

  病人不听话,吃了一大堆不该吃的这件事自然马上就汇报给了凌院长。废话,凌院长在这位李先生入院的第一天就告知所有轮值护士,一旦他有情况,必须马上汇报。

  凌院长的脾气……小护士一个哆嗦,她还不想死。

  没想到凌远听过之后表示“我知道了”,一点不生气,也没有要阻止他的意思,小护士一头雾水,回到了工作岗位。

  凌院长和这个帅哥到底怎么回事?

 

  不怎么回事。

  李旭远之所以毫无顾忌地大吃大喝,凌远之所以放任他吃喝相安无事,完全是因为,李旭远压根就没病。

  李旭远是个警察来着。

  没错,他住院,纯粹是因为任务需要。

  近来市局调查一桩命案,后面牵扯出一串人口拐卖的大案。可能是因为整日花天酒地胡作非为,顺藤摸瓜找到这个团伙二把手的真实姓名,排查之后竟然发现这个人正因为胆结石在第一医院住院呢。

  那边的网还没收,上边决定派李旭远直接住院,伪装成病人接近监视,不要打草惊蛇,以免有突发状况应对不及时。

  于是李旭远成功跟凌院长走了个后门,住进了第一医院。

  这件事情当然是严格保密,所有的检查和报告都是凌远和他妹妹凌欢负责,不会泄密。病例当然是伪造的,也亏凌远演技那么好,李旭远有那么好几个瞬间真的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什么毛病了。

  好在凌远良心未泯,每次冷着脸吓唬完李旭远之后就会给他发个消息,告诉他啥事没有不用担心。

  于是李警官该吃吃该喝喝,在医院住得还挺清闲。邻床的男人很消停,没有搞出什么幺蛾子,局里的行动也有条不紊进行着,李旭远就跟放假了似的轻松,唯一的任务是看住男人,跟他套近乎。

  套近乎这种事李旭远可太擅长了,瞧瞧,两周不到,跟凌院长都多近乎了!

 

  不得不说,李旭远是喜欢凌远的。

  为什么呢,他从小到大喜欢自己的青梅竹马不敢告白,生怕告白了之后连朋友都做不成。他当哥哥当了将近三十年,亲手给青梅竹马做嫁衣,把她交到另一个男人手里。

  但是对于凌远,他在住院的第四天就认清了自己一见到他就砰砰乱跳的心,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不停袭击,让李旭远感觉再不告白这个男人就要被别人抢走了。

  没办法,太优秀了,优秀到一看就是我李旭远能喜欢上的男人。

  哪有人三十二当三甲医院院长的?哪有人三十二当三甲医院院长还长得这么好看的?哪有人三十二当三甲医院院长长得这么好看还对我关怀备至的?哪有人三十二当三甲医院院长长得这么好看对我关怀备至还未婚的?

  不得了,李旭远觉得自己的春天到了。

  但是刚认识几天就告白还是显得自己太草率太不矜持了,李旭远思索了一番,反正最近他住院,时刻注意凌院长动向,不怕被抢走。

  李警官再被窝里握了握拳头,拿出手机点外卖。

  凌远就是有一种魔力,想想他一下午就过去了……就又饿了。

  一条微信撞进他的对话框。

 

  “你前几次点的外卖都不干净,这家是我朋友开的,质量绝对有保证,味道也不错,你可以试一试。”

  “饿了么外卖服务:感觉「L家私房菜」挺不错,分享给你看看~”

  凌远两条消息发送出去,紧张兮兮握着手机等回复。

  李旭远秒回:“好的!谢谢凌院长!”

  紧接着一条:“凌院长,要不要帮你也要一份?你胃不好要好好吃饭的。”

  凌远喜出望外,语气特别沉稳:“好的,谢谢李警官。”

  不一会儿,另一个系统蹦出消息,您有一份新的饿了么订单,请及时处理。

  凌远心情大好,熄灭屏幕,拎着外套出去了。

  ——那家店当然是凌远开的。

  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让给别人?他第一次见到李旭远的时候就感觉这人太瘦了,要是胖一点一定更好看。

  没错,凌远是喜欢李旭远的。

  为什么呢,凌远以天才的身份度过六岁上学之后的每一天,十四岁就考上大学,喜欢上一个同班同学。同班同学比他大五岁,天天拿他当小弟弟。直到最后女同学结婚邀请他去婚礼,凌远器宇轩昂地去了,捂着胃回来。

  但是对于李旭远,凌远第一眼看见他就觉得他好,得知他的名字的时候脑子里第一反应:真配。

  事实证明,凌远看人准没错。

  李旭远确实很好,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就是喜欢吃垃圾食品。

  当凌远看着李旭远突出的颧骨产生了一种“想把他喂胖”的念头的时候,凌远就知道,完蛋了。

  没办法,太优秀了,优秀到一看就是我凌远能喜欢上的男人。

  哪有人二十八岁当市局大队副队长的?哪有人二十八岁当市局大队副队长还长得这么好看的?哪有人二十八岁当市局大队副队长长得这么好看还还对我关怀备至的?哪有人二十八岁当市局大队副队长长得这么好看对我关怀备至还单身的?

  凌远觉得自己的春天到了。

  于是为了李旭远,凌远精通了饿了么。

  乐呵呵地去超市买了食材,回到久不见开火的家里开了火,没半个小时,四个菜齐了。

  凌远还贴心地准备了蔬菜汤。

  到最后他才想起——自己没有外卖盒。

  凌远从柜子里拿出闲置好久的保温盒清洗,边思考怎么跟李旭远说这家外卖这么慷慨还带保温盒的。

  洗完保温盒,凌远释怀:都说了是私房菜!当然要与众不同一点!

 

  打通凌欢,外卖放到李旭远桌前,告诉他保温盒要回收的,吃完记得拿给护士。

  凌欢好事办到底:“这家菜是我哥朋友开的,外卖盒不干净,反正我哥人品有保证,不怕弄丢保温盒,你吃完了给我就行。”

  李旭远都信了:“好的好的,麻烦你了。”

  他打开盒子,香味顿时飘了出来,李旭远抽抽鼻子,准备开吃。

  好吃是真好吃,李旭远终于信了。

  他点外卖之前有过纠结,这家店铺打着新店的标签,月销售0,评论0,每样菜的价格都便宜得像从上个世纪穿越来的,要不是看在凌远推荐的份上他才不会订这种店铺的外卖。

  但事实告诉李旭远,真的好吃!

  很久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家常菜的李旭远大快朵颐,快吃饱了突然想起,我不是只点了两个菜么?为什么有四个菜还有一个汤?

  店家的回复很快传来:本店第一位顾客,欢迎下次再来。

  好的好的,我下次一定再来。

  第二天李旭远点开饿了么,又找到那家店。

  连菜都不挑了,从第一个顺着来,一顿两个菜,每天四个菜,直到把他家吃遍为止!李旭远立下豪言壮语。

 

  凌远难得过起了中午晚上按时回家的日子。

  韦天舒直稀奇,跟着凌远进了病房,看见这位病号床边摆着的熟悉的保温盒,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保温盒是当初凌远住院的时候,特意给凌远买的。出院了之后就直接送给他了,这点事韦天舒还是记得清清楚楚的。

  不得了。

  韦天舒贼眉鼠眼的终于引起李旭远的注意,皱着眉头很凶地看了他几眼也不见收敛,心想一会儿该问问凌远那是谁,万一是危险分子就不好了。

  凌远也终于注意到这个看热闹的韦三牛很碍事,从后边踹他一脚:“我的病人你看什么,出去。”

  “凌远你太小气了啊,你的病人我就不能看啊?”韦三牛挤吧挤吧眼睛。

  “眼睛进沙子了左拐门诊去,我的病人就是不能看,怎么着,有意见?”

  “哎我说凌远,你不厚道了啊你……”

  “滚。”凌远冷着脸,“滚出去!”

  韦三牛晃晃悠悠出去了,身后传来李旭远天崩地裂的笑声。

  头疼。凌远对李旭远笑得人畜无害。

 

  李旭远这边监视着同病房的男人,举动正常毫不可疑,就是天天躺在床上不能让男人离开自己的视线有点苦闷。另一边苦中作乐,天天以尝试L家私房菜的新菜为一天的追求,好歹能抚慰一下他被束缚行动的躁动。

  直到有一天李旭远等外卖的间隙在病房里走动溜达,在窗口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看见楼下一个熟悉的身影拎着熟悉的保温桶,从车上下来了。

  保安尽职地帮院长把车开到车库,凌远在医院正门下了车,三步并做两步往楼里跑,李旭远呆在窗前。

  我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李旭远觉得他必须要确定一下。

  于是把店铺信息发给了正在值班的信息科,公器私用了一回。

  就一回,李旭远想。

  顺着注册地址找到了房产主人,明晃晃的“凌远”两个大字差点把李旭远闪瞎。

  他激动地给青梅竹马发消息,我觉得我可能要脱单了!!!

  惊喜之余李旭远冷笑了一声,哼,跟刑警玩手段,凌院长不要命了。

  凌远开始接到“想去店里吃一顿”的消息轰炸。

  凌远特别无奈:“等你出院再说。”

  那就等我出院再说。李旭远收起手机,十分惬意地躺在阳光里。

 

  李旭远和凌远通过气,别让邻床男人出院太快。于是凌远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撒谎,每天查房都说“还要再观察观察”。

  耗到李旭远住院的第二十七天,他都觉得自己要发霉了,局里终于传话过来,那边马上就要收网,叫他密切关注男人动向。局里派了几个人过来协助,只要一有不对,立刻实施抓捕。

  那天往常定外卖的时间,凌远没等来订单,打算下楼去李旭远的病房看看,没想到刚出门就碰见韦三牛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凌远你赶紧去大厅,出事了!”

  “出什么事了?”

  “有个歹徒劫持了人质正跟警察对峙呢!”

  凌远心里一跳:“警察?谁?”

  “好几个……哦,有你那个病人,叫李旭远的,他让我上来叫你。你没告诉我他是警察啊?哎凌远,凌远你慢点跑!等会儿我!”

 

  劫匪就是李旭远邻床的那个男人,见东窗事发逃脱不掉,劫持了一个孕妇,孕妇吓得连哭都不会,腿软得直往地上滑。

  凌远赶到时立刻告诉旁边的小护士去妇产科叫人下来,转过头就看到李旭远和歹徒谈判,交换人质。

  歹徒动摇了,凌远判断男人还并不知道李旭远警察的真实身份,只当他是同病房的病人,心地善良不想伤及孕妇。

  歹徒竟然同意了。

  凌远的心瞬间吊在嗓子眼,手心里尽是冷汗,连胃都开始有要造反的架势。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定在李旭远的侧前方,不引人注意的位置。

  但是李旭远看见了,他在人群中一眼看到他。

  凌远将手放在了右上腹部。

  刀刃逼着李旭远的脖子,看见凌远动作的一瞬间就明白了凌远的意思。趁着那名孕妇被推去急救歹徒注意力分散的空当,李旭远转手卸了男人的手腕,一肘击在男人的右上腹——做过胆结石手术的伤口受到重击再次裂开,男人毫无还手之力,被压在地上,带上了手铐。

  李旭远的眼神凌厉,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冷峻,那几个动作行云流水、杀伐果断,全都是多年来在危险中练就的警觉和敏锐。

  一个凌远没有见过的李旭远。

  他让他着迷。

 

  歹徒被压上警车,李旭远接到局里的通知,行动收网万无一失,上至组织首领下至小鱼小虾都被一网打尽,说李旭远下午就可以归队,处理后续事宜。

  李旭远临走时凌远正有手术不能耽搁,李旭远局里也是有事情等着他,只好留了张纸条,今后有缘再见。

  李旭远边写边想,有缘啊,必须有缘,没缘就强行有缘。

  临了还有闲心在后边画了个小鸡仔。

  凌远拿到字条的时候关上门偷笑,觉得李旭远实在是很可爱。

  手机蹦出一条消息:“给你留了张字条,之所以不给你发微信,是因为字条看起来比较古老比较真诚,你感受到了吗?”

  凌远揉平了眉心,回了一句:“没有,请李警官当面指教。”

  “不胜荣幸。”

  凌远差点笑成八十岁的老头,提笔在描了描那只小鸡仔头上的小心心。

  李旭远肯定就是想画个小心心,不好意思才画了个小鸡仔欲盖弥彰。

  凌远特别笃定,十分自恋,相当幼稚。

 

  半个月的时间,凌远隔三差五接到李旭远的外卖订单,直到在凌欢手机里发现李旭远的微信才知道,自己的信息早被这小丫头卖得一干二净,外卖订单全是凌远不忙的时候下的。

  这个小孩竟然早就发现了自己,还跟他装。

  凌远想起当初李旭远说想要去店里吃一顿的要求,估计那时候就知道了。

  凌远越发想念起李旭远来。

  半个月后李旭远终于从无穷无尽的结案报告各种报告中脱出身来,凌远亲自发来慰问。

  “李警官忙完了,要不要来小店坐坐?”

  李旭远捧着手机乐:“行啊,怎么过去?”

  “瞧你这话问的,当然是我去接你。”

 

  凌远哼着小调去警局,远远看见李旭远从楼上下来。

  脱了病号服的李旭远一身衬衫西裤,腰带掐出他完美的腰部轮廓,整个人看起来都更加挺拔明朗,凌远的笑意愈发浓起来。

  “李警官,辛苦啊。”

  “不辛苦。”李旭远坐上凌远的车,“凌院长才辛苦,每天不光要做手术处理医院政务,还得忙着买菜做饭忽悠人,挺厉害。”

  “那是,”凌远莫名其妙地骄傲,“哥我天生觉少干活快。”

  李旭远没眼看。

  “李警官还落了一项。”

  “哪项?”

  “追你啊。”凌远边开车边往旁边瞥,“不知道李警官给不给我这个机会?”

  李旭远拄着下巴往窗外瞅:“好好开车,看你表现。”

  凌远闷声笑:“老板坐稳了。”

 

  车子稳稳停在凌远的车库里,他拎着东西下了车,示意李旭远钥匙在公文包里,没手拿。

  李旭远亲自打开了凌远的家门。

  登堂入室,李旭远非常满意。

  一顿饭下来,期间凌远穷尽毕生之力谈论了两个人在一起的好处,专业论文都没有这详细,甚至连“我们的名字就很配”这种理由都说了出来,可以组成一个远远组合,李旭远自己都快憋不住了。

  凌远快洗完碗的间隙问李旭远:“老板,我表现怎么样?准备录用我吗?”

  “表现还不错,我觉得可以。”李旭远牵过凌远湿漉漉的手,拿毛巾给他擦干净,然后把自己的右手搭在凌远的右手里。

  两位心机界翘楚终于会面,两手一握,进行正式谈话。

  “你好凌远,我是李熏然。”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评论(79)
热度(564)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