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心存美好。”

【蔺靖】狐不灵(6)

我自己都忘了前文了快......对不起大家久等了

前文点我


--------------------------------


【七湾水】


(07)

 

  蔺晨一觉睡得安安稳稳,眼睛一睁已经是太阳高照了。他舒服地卷卷尾巴,一块绒毯掉了下去。

  他这才想起昨日,好像是萧景琰给他盖上的……还给他留了一盘烧兔。

  蔺晨的心忽悠一下子沉了下去。

  此时正近晌午,院子里不见萧景琰的影子,房门也是紧闭着。一股不安的情绪顿时笼罩在蔺晨心头,左思右想,化了人形去敲县衙大门,说要找林大人。

  守门的衙役一张脸面无表情,说林大人一早就出去了。

  此时的街上竟然没什么人,蔺晨想也不想就跳上屋顶,踩着房梁四处寻找,终于在一处阁楼的窗里看到了萧景琰。

  蔺晨心下大喜,终于松掉一口气。

  他坐在对面的屋顶看他,萧景琰对面坐着一人,被窗户挡着看不见面容。直到那人的纤纤玉手为萧景琰添了水,蔺晨才看出那是个姑娘来。

  蔺晨纳闷,眼睛一瞥看见了那楼的名字。

  他没憋住,听不出感情地大笑了两声。

  原来小皇帝也会逛青楼。

  萧景琰的耳朵却是无比灵敏,警觉地往窗外看去。

  一打眼,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懒坐在对面的房梁上,似笑非笑。

  萧景琰眉间闪过一丝疑惑,目光却没有停留,只是又回到对面的姑娘身上——他是相信那位蔺先生该是做什么都是有理由的。

 

  萧景琰来这间青楼,实在是因为他打听到了官银的下落。

  

  小十一是穷苦人家的姑娘,爹娘为了能让她的两个弟弟活下去,在她九岁的时候就把她送进了青楼。爹娘怕人说闲话,跑了几十里,把她送到蔚县来。

  小十一不敢反抗,也不能反抗,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她就盼着哪天有位官爷能收自己入室,哪怕为妾都好,至少她便不用再为生计赔笑。

  前年的时候,蔚县大丰收,谁的兜里都有两颗银子,四处奔波的商人听到风声,也愿意来这里做生意。

  她就是那时认识了一位爷,那位爷是做胭脂水粉生意的,喜爱小十一喜爱得紧,可又不能时时带她奔走,便打点了老鸨,让她留在这里,不要有人为难她。

  小十一就这样继续住在青楼里,商人的胭脂水粉做的好,无意就被小十一的姐妹们听去了,便都想从小十一这儿拿些来用。于是小十一便学着商人的样子做起了水粉生意,她给商人去了一封信,商人便托人带更多的东西给她。

  小十一的生计不用犯愁,哪怕有姐妹拿了赎身的钱走人,日后也总是来朝小十一来买胭脂的。她半年就托信得过的人给家里带些银子,支持着家里的生活。

  可今年大涝,就连能够带信的人都不想往这边走,实是念在小十一代劳费给的多,才不情愿地改道蔚县来一趟。

  这一趟很急,小十一拿了银子揣进袖袋便跑去驿站,不料路上打滑,摔了下去。

  说来也巧,那时萧景琰经过,列战英连忙扶她起来,一并把掉在地上的银袋拾起来:“怎么这么慌张,小心看路。”

  小十一急得眼睛红:“多谢公子,多谢公子。我要把这银子托人带回家里补贴家用的,走得急,多谢公子了。”

  列战英向来见不得女孩子掉泪,征得萧景琰同意之后亲自送小十一过去。

  只是那银袋脏了,被污水染得发臭,列战英索性好人做到底:“你这银袋也脏了,不如我把我的给你,免得你家里人看见担心。”

  他说完摸摸前襟,才猛然想起自己的钱袋早就找不到了,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向身后的禁卫军兄弟借了个钱袋。

  小十一被逗笑了,列战英终于松了口气,帮她把银子换过去。

  没想到银子拿出银袋便被列战英发现了端倪,那几两银子下边,赫然印着朝廷的官印。

 

(08)

 

  青楼里的女子,哪怕是这天灾之年,若是有哪位官爷或是公子宠爱,也是吃不到什么苦头的。

  更何况是早就已经赎了身的七姐。

  七姐名叫殷翠翠,也是打小就被送到了青楼来的,她长相好,吃穿不愁,后来碰上了一个官爷,想着法子凑上去赎了身,竟还给自己挣得一处小院。官爷喜欢,可殷翠翠平日里却是另一副样子,尖酸刻薄的嘴脸,也只有在那位官爷面前才像个可人儿。

  小十一不知道是哪位官爷出手那样阔绰,只知殷翠翠当天就昂着头走出了这一片莺歌燕舞,她手里富裕,时不时就来小十一这里添置脂粉。

  可好景不长,殷翠翠不怎么来了。询问打听也没有确切的原因,只是有人在传说她失了宠,除了那间小院一无所有,就连那位官爷也不怎么愿意去她那儿了。

  殷翠翠一年多都没动静,他们甚至都忘了还有这样一个人。直到前些天,她突然偷偷摸摸地过来向她买些脂粉,用的就是那印着官印的官银。

  于是便被列战英碰见了。

  这事报给萧景琰,他让列战英拿可用的银子去换了小十一的官银,一起来这里询问她事由。

  “就是这样了,今年天灾,我没些银两拿给家里,好在七姐突然过来问我要了好些脂粉,我这才凑够了给家里的银子,路上慌忙,若冲撞了二位公子,还请见谅。”

  萧景琰摆摆手,话不多少,问了殷翠翠小宅的所在,便告辞了。

 

  阴郁了好多天的眉头终于舒展开一点,蔺晨看见他脸上拨云见日似的表情就知道,事情怕是有了转机。

  他心里也跟着晴了天似的,就连街上的赃物看起来都意外地顺眼。

  出了青楼的门,萧景琰朝他看过去。

  蔺晨也不避开,就坦荡荡地对上他的视线。

  “蔺先生。”萧景琰说。

  蔺晨只好跳下房梁,一踮脚点在他面前:“蔺某恭喜林大人。”

  “哦?怎么就恭喜了?”萧景琰一挑眉。

  蔺晨嘴角一歪,十分得意:“你们人类的眼睛会说话的。”

  萧景琰满眼玩笑:“你不是人?”

  蔺晨还沉浸在萧景琰那生动许多的眼神里,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僵了一下,又泰然自若起来。

  “对啊,这你都看不出来吗?”蔺晨一抖扇子,脆响声里扇子展开,露出无暇的扇面来,“我是神仙啊,下凡来拯救你们凡人的。”

  萧景琰笑着摇摇头,一副无奈的样子:“那便多谢蔺先生拯救了。”

  “不谢不谢......所以林大人就快回朝了吧?”蔺晨突然问。

  “嗯?”萧景琰顿了一下,似乎觉得蔺晨是可信之人才接过话头,“哦,不出意料的话,找到官银,人证物证俱在,便可以向陛下复命了。”萧景琰将前因后果说给蔺晨听。

  蔺晨只觉得他自己叫自己陛下有趣,装得够像的。回过神来,想起正事,案情什么的他才不关心:“只怕林大人要小心,你断了别人的财路不说,连生路都断了,他们怎么会善罢甘休呢?您身边只这一个侍卫,怕是不安全。”

  萧景琰收下善意,向他笑道:“多谢蔺先生提醒,我不会这么不小心。”

  言下之意,他身边并不止列战英一个人。

  “都说了不谢嘛。”蔺晨看了萧景琰的笑就心情好,连着烦恼也一抛脑后,摆摆手,走了。

  列战英嘀咕:“陛下,这位蔺先生奇怪得很。”

  萧景琰敛下笑意,对于蔺晨,他满心的好奇,但却都被他藏进心底去了,只是淡淡而言:“我们知道他是好心便好。”

  萧景琰和列战英往殷翠翠的住处去了。

  不想才走几步,蔺晨又折了回来。

 

  “蔺先生?”

  “林大人,要不然……你带着我去吧?”

  “带你?你去干什么?”

  蔺晨迟了迟,不祥的情绪咽进肚子,他面上笑得理所当然:“看美人儿啊。”


tbc.


评论(27)
热度(187)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