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心存美好。”

【凌李】我的饲料都给你

甜甜甜,一发完


-----------------------------------------


  凌远最近开通了一个支付宝。

  谁都没告诉。

 

  凌远向来对这些东西不大感兴趣,明明已经是2017年了,凌远的支付方式明显还停留在2007年——现金和银行卡。

  李熏然明显也被其荼毒多年。

  在周围的人都已经用手机一秒支付还给小树浇水收能量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时尚路线已然有了一个巨大的障碍。

  凌远听到李熏然的控诉时笑眯眯:“那说明你眼里只有我。”

  自恋狂魔!李熏然差点摔手机。

  手机当然没摔,他还得留着追赶潮流。

  立马下好了一个支付宝,开通了蚂蚁森林。从此以后什么都阻止不了李警官用支付宝支付……因为支付一次就有能量啊!

  李熏然美滋滋地抱着手机看能量,想着什么时候能有一棵小树。

  这期间李熏然get了更多收能量的技巧,比如说,偷。

  李熏然身为一个刑警,小偷小摸见得多了。

  李熏然身为一个很多年前定闹钟起床偷菜的网民,当然不能放过支付宝。

  更重要的是,攒齐一些能量就可以种树了,真的树那种。他要为祖国边疆的绿化做贡献。

 

  李警官把警局里所有人的支付宝加了一遍,开始每天早上六点起床收能量。

  人有点多,但不妨碍李熏然的热情。

  收能量收个二十分钟,然后心满意足地躺回去继续睡。

  ——当然,一切都是瞒着凌远的。

  直到某一天凌远睡着睡着觉得旁边床突然震动了一下,本来就浅眠的他立刻惊醒,往李熏然那边一看,大眼瞪小眼。

  “你这么早起来干嘛呢?”凌远纳闷。

  “我……我起来上厕所。”说完就掀开被子要下床,被凌远一把拽住,抽出他准备拿到厕所去的手机。

  指纹解锁,绿意盎然的界面出现在屏幕里。

  凌远:“?????”

  李熏然:“。。。。。”

  于是李熏然终于一五一十跟凌远讲了,从收能量到他想种小树。

  其实啥事没有,就是刚才突然看见赵启平竟然起得比他早偷走了他的能量……这简直是李熏然职业生涯中的重大失误,人生当中的头一次!激动得一拍大腿,把凌远给搞醒了。

  本打算聆听凌远对他“不能这样这会导致休息不好”的教诲,没想到凌远若有所思点点头,揉了揉他的小卷毛:“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他拿着李熏然的手机左戳戳右戳戳——要不说聪明的人哪儿都聪明,从来没接触过这个软件的凌远还顺带帮李熏然偷了点能量:“这么玩的?”

  李熏然点头。

  于是凌远就着手帮李熏然把所有人的能量都偷走了。

  “还睡不睡了?”凌远瞧着旁边正在愣神的李熏然问。

  李熏然回过神来,兴奋道:“不了不了,起床,我给你做早餐去啊,你再睡一会儿吧昨天半夜才回来。”

  他下了床蹬蹬蹬跑到凌远那侧的衣橱拿衣服,顺便一口亲在凌远脸上。

  “……”凌远晨起的精神头还没过呢。

 

  结果就是李熏然差点迟到。

  凌远开车一路狂飙才在李熏然考勤之前赶到了警局,临别李熏然火急火燎地下了车就往里走,被凌远喊住。

  特别委屈:“都没有临别吻吗?”

  李熏然抓抓一头乱毛很崩溃:“今天早上你都亲了多少了!”

  ……最后凌远还是如愿以偿得到了一个临别吻。

  笑得看不见眼睛。

  然后凌大院长回到医院,查完房的第一件事就是回到了办公室打开电脑。

  百度一下:如何使用支付宝。

  过了一会儿,百度一下:如何种树。

 

  然后凌院长就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支付宝。

  晚上趁着李熏然洗澡的功夫,悄咪咪把李熏然加了好友。

  临睡,凌远心满意足搂着李熏然亲了亲,向李熏然下达命令:“明天早上好好睡觉,不许起来收能量。”

  他顿了顿,看李熏然眼睛一瞪眉毛一皱,恶作剧得逞似的笑了:“我替你收。”

  凌院长开启了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收能量第二件事做早餐的日子。

  凌远任劳任怨地帮李熏然把自己的能量都偷走,这还不算,知道了用支付宝支付可以获得能量之后,凌远再也不用现金和银联了,只用支付宝,拿自己的能量去给李熏然浇水。

  李熏然的能量值嗖嗖嗖往上涨,自己也不知道。

  直到某一天李熏然心血来潮想看看老凌替他养得怎么样,一点开,傻眼了。

  怎么这么多?

  马上就能种小树了啊!

  李熏然兴致冲冲地点开详情,机警地发现了有个天天给他浇水的无头像好友。

  昵称叫:“我的能量都给你”。

  谁啊这是?

  凌远呗,还能有谁。

  但是李熏然没想到,因为凌远根本就被排除在他“使用支付宝的熟人”之外了,只当这人是个无意加过的好友。

 

  几个月之后李熏然已经种出一棵小树,更加宝贝了。

  他闲来无事,中午拎着外卖跑进第一医院办公楼。

  院长办公室的门关着,李熏然刚想进去,就听见里面韦大夫的声音:“你给我看看!”

  凌远严肃但并不冷漠的声音:“看什么看,改你的报告去。”

  “哎哎哎加个好友嘛,有事没事我还能偷你点能量啥的。”

  凌远声音陡然提高八度,冷到结冰:“做梦。”

  李熏然沉思了一下,推开了门。

  两个人对他行注目礼。

  凌远首先反应过来,手机反扣在桌子上,起身迎过去,脸上立刻春暖花开:“熏然,你怎么来了?”

  李熏然晃晃手里的食盒笑:“给你的破胃送温暖。”

  凌远接过去,旁若无人地亲在李熏然脸颊上。

  身后韦三牛一哆嗦,变着调“噫”着离开了办公室。

  走廊里还能听见韦三牛的声音:“你一会儿再进去,凌院长这会儿忙着呢。”

  李熏然:“盒盒盒盒盒。”

  凌远揉揉李熏然的小卷毛:“别理他。”

  “你们刚才说什么呢?”李熏然不经意地路过凌远的办公桌,不经意地拿起手机,不经意地开了个锁。

  绿意盎然的屏幕。

  李熏然挑挑眉。

  凌远十分坦诚:“被你发现了。”

  李熏然扑上去冲着凌远吧唧一口:“你瞒着我干嘛!”

  凌远特别无辜:“你也没问我啊。”

  “……凌远你知道吗,你这样特别欠揍。”李熏然环着凌远的腰,眨了眨眼睛,“可是我怎么就这么喜欢你呢?”

  “这还不简单吗,”凌远真的很欠揍,“天造地设呀。”

  好的好的,我知道你不要脸了。

 

  几个月后。

  李熏然躺在床上等凌远洗漱好。

  “还不睡?”凌远擦着头发走过来。

  李熏然眼睛亮起来,抱着手机说:“老凌,我想要你的饲料!”

  凌远:“你吃的不一直都是我的饲料么?”他笑:“不过你也别把自己比作家禽啊。”

  李熏然差点咬他:“谁说我了?我说的是这个。”李熏然拿手机给凌远看,上面四个大字——蚂蚁庄园。

 

  半分钟后。

  “啊!好烦啊!为什么饲料不能送人!”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评论(91)
热度(396)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