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心存美好。”

【凌李】凌漂亮与李可乐的假期生活

甜甜甜,一发完

流水账走一个x

其实就是把几个小段子连一起了

其他小故事可戳右边→凌漂亮与李可乐系列


----------------------------------

 

  李熏然和凌远终于凑出几天时间想要自驾出去玩玩。

  地点就在距离新市三个小时路程的小城,里面的薰衣草庄园这会儿开得正好。

  临走那天凌远临时有事,附院急诊收治了一个病人,情况危险,除了凌远没人处理得了,只好大半夜的穿戴洗漱好,飞快地赶去了医院。

  李熏然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怅然若失。

  不过他看见了凌远的短信,说是等他做完手术就可以离开,最晚也不过中午左右。李熏然来了精神,兴致冲冲地把自己拾掇好,叫了凌漂亮和李可乐起床,自己去做饭。

  凌漂亮打眼看见是李熏然叫她起来就猜到了她那个工作狂魔的爸肯定是又去医院了,就是有点猜不准今天到底能不能出去玩。

  李可乐就猜不到了:“老李老李,你家老凌呢?”

  “凌漂亮!”李熏然边煎鸡蛋边口头教育,“你一天天都教弟弟什么东西!没大没小!你们两个都给我好好叫人听见没有?”

  俩人各玩各的不理李熏然。

  李熏然转身一叉腰:“今天份的糖——”

  “听见了听见了。”李可乐瞬间叛变,凌漂亮翻了个白眼:“一块糖就叛变,你这个小叛徒。”

  李熏然继续威胁: “凌漂亮,你还想不想吃辣子鸡——”

  “……知道了爸爸。”凌漂亮气呼呼地坐在餐桌旁。

  李熏然心满意足端上了早餐,摸了摸他俩的头:“乖。”

 

  上午阳光很足,李熏然里里外外收拾了一通,沙发干干净净抱枕整整齐齐,茶几上东西归类,床上一个褶都没有,有那么一刻李熏然希望自己和老凌都变成自己整理过的床单,显年轻。

  全部收拾好差不多十点半的样子,李熏然拍拍手,这才可以舒舒服服地出去玩。

  凌漂亮和李可乐被安置在板凳上两个小时:“不要动,我好不容易收拾出来的,会乱。”

  哦。

  李熏然终于拎着两个小的出了门,没去医院。他看着时间差不多,先去了趟万达。

  万达里吃的东西多,他忙活一上午早就饿了,李熏然给凌漂亮钱叫她去那家常去的精品菜馆点餐带走,自己领着李可乐去了超市,买点咖啡路上喝。

  时间刚刚好,李熏然车刚停到一院门口,凌远就来了电话,说他忙完了。

  “我刚到楼下,你快下来吧。”李熏然说,“哦对了,你把充电器带着啊,我忘带了。”

  “迷糊蛋。”凌远笑。

  “就是了怎么着,不喜欢啊?”

  “喜欢喜欢,我这就下去了。”

  “嗯,注意安全。”

  凌漂亮在车后座假装看窗外。

  下个楼还要注意安全,你们俩真是闲的。

  三分钟之后凌远坐进了副驾驶:“真的不要我开车?”

  “你都忙了那么久了,太累了,我开吧。”

  李熏然探头到后座去拿了刚刚才买好的饭菜:“你早上没吃饭,别吃大油的东西了,吃点清淡的。”

  凌远打开袋子,里面是青菜粥,萝卜糕和蚝油娃娃菜,李熏然让他系好安全带,启动了车子:“我好不好?还想着给你买点好吃的,简直就是中国好老公。”

  “怎么着,我亲你一下?”凌远挑挑眉。

  “嗯……也不是不可以。”李熏然狡黠。

  然后凌远抛了个带音效的飞吻给他。

  ……还不如直接亲上去呢,凌漂亮感觉自己投错了胎。

  只有李可乐比较耿直:“老李老凌羞羞!”

  两个人同时回头:“去!”

 

  直到凌远吃完了东西,他才想起来有什么不对:“你们吃完了?”

  李熏然面不改色:“吃完了。”

  “吃什么了?”凌远问。

  李熏然直视着路面企图含糊过去:“就随便吃了一点。”

  凌漂亮悄悄藏起后座上散落的麦当劳番茄酱包。

  只有李可乐:“麦当劳的汉堡可好吃啦!老李还给我们买了一个麦旋风!桃花味儿的!”

  李熏然的太阳穴直跳。

  “哦——”凌远看了一眼李熏然又问李可乐:“那你们然爸爸吃什么了?”

  “吃了三个汉堡还有一大杯可乐,老李还抢我们薯条吃……姐你掐我干嘛,好疼啊。”

  “……”李熏然抽了抽嘴角,努力忽视凌远似笑非笑的嘴角。

  小兔崽子,以后再也不带你吃垃圾食品了。

 

  小城里人不多,最近不是旅游旺季,也不是周末,几个人到了以后开始找酒店,四个人有点难办。

  凌远不愿意和李熏然分开住,两个小的又不能单独住一间,他们不放心,最后决定要个家庭房,凌漂亮和李可乐并不想挤在一个小床上,于是就变成了……凌漂亮和李可乐住大床,凌远和李熏然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被安置在了一个一米二的小床上。

  李熏然:“好挤。”

  凌远乐在其中:“那也不能摞着呀。”

  李熏然唰地红了脸:“老流氓啊你,他俩还在旁边呢。”

  凌远:“?????”

  凌远:“哦………”

  凌远:“嗯。”

  李熏然生无可恋,臭不要脸。

 

 

  和爱人家人一起去薰衣草田实在是一件很浪漫的事,薰衣草随着微风摆动,特殊的香味也说着清风跑进鼻腔里,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只是夏日炎热,走了一会儿就热得走不动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最近的游客服务区,李熏然跟两个小的买了冰淇淋吃,看得凌远眼馋——我们凌大院长肠胃不好,偏偏就喜欢冰淇淋冰凉甜爽的味道。

  没办法,李熏然挖了一勺喂给他,最多了。

  可把凌远委屈坏了。

  “再来一口。”凌远仿佛在说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十分严肃。

  “你胃不好。”李熏然拒绝。

  “我发誓是最后一口。”

  李熏然纠结了一下:“最后一口啊。”

  凌远一脸“当然了我说话算话我知道我不能吃多所以就一口”的表情。

  李熏然盒盒盒地乐,能让凌大院长服软的,除了自己就是这口冰淇淋了。

  凌远心满意足地得到了又一勺冰淇淋,真的乖乖不再提了。

  直到李熏然快吃完,凌远默默地凑上去:“最后一口。”

  凌院长向来呼风唤雨的嘴此刻好像失效了……谈判专家偶尔也会有失败的时候嘛。

  凌远挫败地摸摸鼻子,扭头看向了李可乐。

  “剩这么一点就不要吃了,爸爸帮你扔掉好不好?”

  凌漂亮一眼看穿:“凌院长,小孩子的你也要抢,这跟抢我们薯条的李熏……”

  “没大没小。”凌远一个眼刀过去。

  “……这跟抢我们薯条的李警官有什么区别!”凌漂亮愤愤。

  “盒盒盒盒盒!”李熏然在旁边笑得惊天动地,丝毫没有悔意。

  凌漂亮看看什么都不知道的弟弟,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脑袋:“我们姐俩命苦啊。”

 

  薰衣草园逛了一天,地方是真的挺大,就连李熏然都觉得累。

  第二天又去了当地的小博物馆,凌远致力于要让俩小孩儿在玩的过程中学习学习。

  李熏然吐槽等他俩长大了什么都不记得。

  凌远一本正经:“那胎教更没用。”

  行行行你说得都对。

 

  本来走前凌远就耽搁了一上午,行程缩短了一点,结果消停了没有两天,医院又来了电话。

  凌远十分抱歉地看着李熏然。

  李熏然大手一挥:“没事没事!”

  凌漂亮和李可乐极其生气,我们还没玩够!你怎么不问问我们的感受!

  没辙。

  摊上这个爹谁也没招,还好李熏然队里没事,还有人陪他们玩。

  ……虽然他俩一起忙的情况凌漂亮和李可乐也习惯了。

  就连上学期期末的家长会都是谭大大给开的。

  凌漂亮想到这儿,突然一阵悲痛。

  这已经是谭大大第四次给她开家长会了。

  凌漂亮其实比较喜欢大白舅舅和平平舅舅,庄叔叔也是可以的,但是——她的两个爸忙的时候,就意味着这几位也在忙。

  为什么不喜欢谭叔大大?因为谭大大每次见到她都给她一大堆的芭比娃娃,凌漂亮一点都不喜欢。

  开学还有一次家长会。

  凌漂亮坐在车上望着回程的风景,忧伤重重。

  “爸爸,下学期的家长会谁给我开啊?”

  没等凌远和李熏然说话,凌漂亮又说:“谭大大也行,你们能不能告诉他我不喜欢芭比娃娃,我喜欢武器模型。”

  李可乐凑热闹:“我喜欢全家桶!”

 

  凌远开车快,快到第一次坐凌远车的时候李熏然曾经由衷感叹了一下人不可貌相。

  三个小时的车程两个小时就到了,回去时已经快到晚上九点,凌远径直钻进了医院,小护士左等右等,终于盼到这尊大佛回来,激动得要哭出来。

  医闹早就“恭候多时”了,凌远在拐角听见不同平常的喧嚣,揉了揉眉心。

  虽说在其位谋其政,但总共就这么几天假期,跟熏然还没腻乎够呢就又被叫回来,就算是凌院长也会不爽的好吧。

  心里吐槽了一句“怎么不累死我呢”,最终还是阴着脸站在了那群人面前。

  “头顶上的‘静’字没看见?吵什么?”

 

  李熏然看着楼上院长办公室的窗口亮起灯来,啧了一声:“你们猜你们远爸爸什么时候能回家?”

  李熏然也烦。

  他还没跟老凌腻乎够呢!

  凌院长平常看起来礼貌又严肃,面对医闹也从容不迫好言好语的,其实呢?

  到李熏然跟前就跟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似的,有时候躺在床上搂着李熏然抱怨这群人都是傻子吗,真以为医生是神仙了,要钱给钱要命给命。

  李熏然往往会顺顺凌院长的毛。

  李熏然也觉得,这群人都是傻子吗,在哪个医院闹不好非得在凌远的医院闹。

  凌远挑眉看他一眼。

  李熏然发誓只是心疼凌院长太累。

  李熏然长长叹了口气,扭头跟两个小的交涉:“想不想吃夜宵?”

 

  凌远晚上果然没有回来,李熏然抱着被睡得不踏实。五天假还剩下一天,他百无聊赖地在家闲着。

  打开电视,新闻里正播着第一医院这次的医闹事件,凌远那张脸往电视上一放还真是好看,李熏然抓错重点。

  他也是真累,黑眼圈都出来了。

  李熏然想着,突发奇想给凌远打了个电话。

  电视里特有的铃声响起来,凌远一愣,随后笑着解释:“不好意思,最近医院事情多,不敢调静音,怕有急事。”

  应变能力真强,李熏然撇撇嘴。

  凌远消失在屏幕里,最后给了镜头一个意味深长的笑。

  噫,看出来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凌远的电话就进来了。

  “没想到李警官这么有童心?”

  李熏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刚才李可乐把我手机抢走了。”

  “能从李警官手里抢到手机,李可乐可以去参加特种兵部队训练考试了。”

  “盒盒盒盒盒。”李熏然笑得团在沙发上,“真烦人,看破不说破!”

  “还好是地方台,这要是中央台怎么办?”

  “还中央台……”李熏然翻了个白眼,“可给你美死了。”

  那边又有人在叫凌院长,凌远低低说了声“回家再说”就挂了电话。

  李熏然好无聊。

  “老李我陪你玩啊!”凌漂亮眼睛亮晶晶。

  “学习去。”李警官变成一个大家长,“作业写完了吗?”

  凌漂亮垮了脸:“真烦人,你怎么变得跟老凌似的。”

  “好好说——”

  “知道了,爸——爸——!”

  哎,孩子没法管了。

  

  李熏然一天之内看完了两本侦探小说,翻完最后一页终于听见门口传来开门的动静。

  李熏然蹬蹬蹬跑到玄关去:“老凌你回来啦!饿不饿?”

  凌远顺势搂过李熏然的腰:“我在医院吃过了,你们吃了没?”他往俩小孩的卧室看了看:“小兔崽子睡了?”

  “睡了,吃了,给他俩做了点宫保鸡丁和番茄炒蛋,没你做的好吃。”

  凌远笑笑:“明天给你们做。”

  “辛苦了凌大院长,我给你放水洗个澡。”

  “不用,”凌远不让他去,搂在怀里往卧室走,“今天太累了,明早起来洗,我现在只想睡觉。”

  李熏然点点头,特别贴心:“老凌我为了等你回来睡觉我今天都没有叠被,我好吧?”

  “特别好,除了你没有更好的人了。”凌远表示很感动。

 

  刚走到卧室门口想要迎远爸爸回家的凌漂亮止住了脚步,差点瞎了耳朵。

  我还能说什么呢。

  还好明天他俩都上班了。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评论(52)
热度(379)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