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心存美好。”

【庄季】云若满了雨(番外一:一个秘密)

过年吃肉

未成年人禁止上车

正文戳“云若满了雨”tag查看

ooc,请和平相处,不许打人


----------------------------------


01.

 

  这个秋天天阴得很,本来干燥的北京硬是连着下了几场秋雨,风瑟瑟地吹得鼻尖发凉。

  夜里更是冷,哪怕满街繁华的霓虹也掩盖不了的萧瑟气息,正如同此时的季家大院,清冷得没人敢说话。

  季司令坐在高椅上,脸上看不清喜怒。

  庄恕看着同样跪在地上的季白的背影,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02.

 

  事情还要从两个小时以前说起。

  季白今天去参加了一个婚礼。

  说是婚礼,其实也只是两个同事在家里宴请了两桌关系亲近的好友,稍微有点仪式感罢了。季白很能体会这两个同事的心理,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像了。

  同样是两个男人——他们是发小,同一个中学同一个高中,直到最后进了警校,受苦受累摸爬滚打,又混进了一个单位。不论是生活还是工作,他们都是羡煞旁人的一对组合。

  季白便理所应当多喝了点。

  庄恕今天加班,刚准备回家,就接到季白的电话,是在场的同事打给他,说是三哥喝多了,要他过去接他一下。

  庄恕连忙答应,等他赶到,也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他把季白安置进副驾驶,为他系好安全带,留下一个小窗户缝给他醒醒酒。

  季白其实没喝太多,至少没醉,只能算“微醺”。可在庄恕眼里跟醉了没什么两样。

  他嚷着要回家,到了家楼下又说他要回的是四合院的家。庄恕怎么说都没有用,只好顺着他的心意,三更半夜的往季家大院赶。

  庄恕有点想笑,上一次季白喝多是什么时候了?

 

03.

 

  路上的车不多,庄恕开得快些,从窗缝灌进来的凉风吹在季白脸上,让他清醒了些。

  他动了动,换了个让自己更舒服的姿势,手拄在窗框上,看庄恕。

  庄恕被他盯得发毛,溜着余光往季白一边瞥:“冷不冷?要不把窗户关上吧,别吹得头疼了。”

  季白摇摇头,依旧眯着眼睛瞧他。

  “……干嘛这么盯着我?”

  “庄恕。”季白慢悠悠地开口,“你多大了?”

  这话问得庄恕一愣,可他也不是傻子,转而想到今天季白去参加的“婚礼”和他难得的醉态,便一下子通了季白的想法。

  “我多大了?”他心里有点慌,不戳破,决定绕过这个话题去,“我多大三哥还不知道吗。”

  季白眨眨眼,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庄恕破天荒地跟他开黄腔,不禁骂他:“个小兔崽子。”

  庄恕也不觉得遭骂,停在红灯前光明正大地看他,露出八颗小白牙。

  然后心思一动,探过身去一口亲在季白的嘴角。

  “大马路上,不要命了?”季白横他一眼。

  庄恕无辜:“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04.

 

  其实在季白问出“你多大了”的一瞬间,庄恕就有了一种预感。

  这种预感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那之后季白就安安静静地侧身看风景,而庄恕安安静静地开车,谁都没有打破谁的思考。

  事实上,庄恕也确实是最了解季白的人。

  他进了家门就径直去了季司令的房间,煞有其事地让爷爷坐去客厅,然后——

  扑通一声跪下了。

  果然。

  预感变成现实的一瞬间庄恕居然没有反应,第一想法竟然是三哥突然就那么跪下去,膝盖疼不疼。

  季白说了什么他全然听不清,直到季白终于回过头瞪他一眼,他才如梦初醒,跟着哥哥跪在季司令面前。

  也是扑通一声,疼,庄恕想。

 

05.

 

  然后季家大院就开始了死一般的寂静。

  季白没有喝醉,只不过是酒壮人胆。

  他和庄恕的关系早已经定型,他可以肯定这一辈子再也没有其他可能,也没有其他选择。他和庄恕一样,顽固且执拗。

  那么他便不想再藏着了。

  这个心思不是今晚才有,他们也曾经讨论过很多次,怎么才好和爷爷坦白才能不吓着老人家,或者别气着老人家。可到头来也没有一个结果,他们顾虑太多。

  今晚的酒局无非是一根导火索,季白突然想通了。

  行为背后不过是无法让所有人尽同的观点,隐瞒才是最大的问题。

  他也想要和庄恕每天毫无顾忌地出双入对,可以在饭桌上被亲友调笑。他们的生活早就被困苦包围,但上天就恩赐他们剩下这样一些的甜蜜,他想要属于亲人的祝福。

  他相信庄恕懂他。

  所以他壮着胆子,跪在客厅的灯光下。

 

06.

 

  季司令还是不说话,只是在许久之后,拿起一旁的拐杖,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庄恕的心瞬间吊在嗓子,他想都没想就冲到季白前面去,膝盖被地板硌得生疼。他好像没感觉到,只顾着紧张季白。

  季白在身后拉他,他也不管,把手背过身去握住季白的,不让他挣脱。

  “爷爷,没有三哥的事,是我先喜欢上三哥的。您要打就打我,跟三哥没关系。”

  “庄恕!”

  他不给季白说话的机会,态度诚恳得像个认错的孩子,可是:“这是我一个人的问题,您可以打我罚我,但我绝不认错,我喜欢三哥就是喜欢,不会放手。爷爷,您打我吧。”说着,还真的低下头去,露出后背,一副要打要骂悉听尊便的样子。

  季司令勃然大怒:“知不知错?”

  “不知。”庄恕固执。

  啪地一杖打在庄恕的背上,他疼得一个瑟缩,却又立刻挺直了。

  季白看得着急,又无法阻拦,只觉得这么多年的哥是白当了。

  “知不知错?”

  “不知。”

  又是一杖。

  “还不知错?”

  “不知。”

  庄恕直勾勾地盯着地板,咬牙等着这一杖落下来。

 

07.

 

  却迟迟没动静。

  眼前的脚动了动,头上有人鼻腔震动。

  “你呢?”季司令突然向季白开口。

  季白眨眨眼反应一会儿,从季司令的语气里听出希望来。

  他握紧了庄恕的手,直直望着季司令的眼睛:“爷爷,我喜欢庄儿,很喜欢。”

  “也不知错?”

  “不知。”

  季司令倏忽间扔掉了拐杖,在地上磕碰出微微响声,在寂静的夜里被放得巨大。

  终于,季司令叹了口气,沉沉地说:“起来吧。”

  “爷爷……”

  “我就是想看看,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跟我坦白。”

 

08.

 

  季司令竟然早就知道。

  季白出差之前,庄恕回了国,明明家里的房间还给他留着,可他也没有跟谁打招呼,理所应当地住进季白单独的公寓里。

  那时季司令就有所怀疑,而确定这事还是在季白受伤之后。

  对于季白受伤的事情,季司令从头到尾都是知道的。

  那天只是从门窗看见一直跟着季白的一个同事从走廊经过,季司令觉得奇怪,只当是局里有人受伤,他来探望。

  可渐渐他回过味来,自己还在医院住着,一直跟着季白的队员都已经回来了,季白怎么可能不来医院看他?

  季司令立刻起身,招来护士问,却问不出什么,他便一间间地透着门窗看,直到看见庄恕坐在季白的床前,两个人温言温语,耳鬓厮磨。

  季司令只觉得心里一疼,却又自己缓了过来。

  他透着门窗看了好一会儿,门没关严,里面的声音轻轻飘出来,砸在季司令的心上。

  他本来是生气的,也是不解的。可是看见季白苍白着脸躺在病床上,虚弱得没有平日里一丝鲜活气息的时候,他就放弃了。

  他想,如果他们是真心的,我这个老头子又怎么阻止得了。

  季白和庄恕都是让人心疼的孩子,他也不愿意再让他们经历折磨,只盼他们俩能好好的,除此之外,季司令别无所愿了。

 

09.

 

  “爷爷……”季白一撇嘴,难得像要哭出来。

  “你哭一个试试?”季司令瞪眼睛,“你俩倒是别气我呀。”

  “您不是不生气了吗?”庄恕小小声。

  季司令抓起拐杖就又要抽他:“我是让你们俩有什么事都跟家里说,别天天藏着掖着,这事不说也就罢了,受伤的事情也不说!”季司令指指季白,又转向了庄恕:“还有你,从小就跟着他瞎胡闹,他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好好的孩子被你哥养得这么没脾气。”……到最后竟然又怪到当哥的头上。

  庄恕委屈,季白更委屈。

  两个一米八几的大男人站在屋里手足无措,季司令开始赶人:“滚滚滚,大半夜过来叫醒我气我。”

  季白嘿嘿一乐,乖巧道了爷爷晚安,拎着庄恕回家了。

  季司令在背后叹气,刚才他们的样子,让他想起二十年前的夏天。

  他们坐在天井下抱着冰镇西瓜,季白把最中间的一块西瓜肉舀进庄恕嘴里。庄恕没反应过来,塞满一嘴甜味,等他终于回过味,是两个毫无杂质的笑。


10.

 

  庄恕和季白在路上。

  庄恕感觉有点幻灭。

  被当做心事好些年的事情竟然在刚刚的半小时之内被解决了,这让他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刚刚的两下季司令打得是真狠,到现在背上还隐隐作痛,而不走寻常路的罪魁祸首坐在副驾驶上,扭着头,不看他。

  庄恕总觉得空气有些冷,以多年的经验,往往他有这种直觉的时候,都是季白生气了。

  生什么气?庄恕左思右想也不解其宗,只好边开车边试探:“哥?”

  没人搭理他。

  庄恕吃瘪,闭嘴。


11~22

石墨翻了,补档AO3戳我


23.

 

  然后季白就彻底没脾气了。

  庄恕抱得越来越紧,唇贴着他的后颈,柔软温热。

  “哥,我喜欢你。”

  “……突然说这个干嘛。”

  “不干嘛,就是想告诉你,你得记住。”庄恕低声哑语,“我喜欢你。”

  季白的脖子被搔得痒,闷声笑:“我知道。”

  “你知道?我不信。”庄恕小孩似的,憋着笑,“那你知道我爱你吗?你肯定不知道。”

  季白顺着他:“嗯,真是个惊天大秘密。”

  庄恕不语,等了一会儿,竟然有点着急:“然后呢?”

  “什么然后?”季白故意激他。

  “你就没有秘密要跟我说吗?”

 

24.

 

  当然没有。

  因为那不是秘密,全天下都知道,我也爱你。

 

25.

 

  庄恕美滋滋,咕噜噜翻身起来,打开床头已经上了年头的糖罐,吃掉一颗糖。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号外号外!《云若满了雨》已开始预售,戳我查看(比心心)


评论(77)
热度(574)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