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终心存美好。”

【程家】早起的橙子有糖吃

甜甜甜,一发完

 @西西瓜 二西生日快乐!!!


--------------------------------------


  “死程皓!!!你快起来!!!”

  “吵什么吵什么……”程皓被一嗓子尖叫吵醒,不情愿地向音源抬头,只见陈家明气势汹汹又委屈巴巴地踢着体重秤,睡意一下子醒了七八分。

 

  程皓刚刚从国外回来,去参加“前好哥们”的婚礼。这位是名正言顺的土豪,来去专机专车,酒店豪华酒水高级,一个婚礼外加一个party,顺便还承包了他的比利时之游。

  一切都归功于程皓是这场婚礼的催化剂。

  要不是陈家明手头有要紧的广告要拍,这场盛宴本也可以带着陈家明的。

  坏就坏在没带他,家明宝贝儿抱着婉君守了半个月活寡,工作忙里忙外,一想到程皓那个臭不要脸的竟然可以放下所有患者和工作跑出去吃喝玩乐,陈家明就恨不得咒他熬个七八天大夜,lamer眼霜都救不了的那种黑眼圈和大眼袋。

  不过程皓自认为深谙恋爱之道,知道自己家那个高音小炮仗会不乐意,特意在比利时抽出一天时间去亲手做了几份巧克力,打算回来好好安抚一下这颗受伤的心灵。

  不光有巧克力,还有一颗甜橙。

  哄了好几天呢。

 

  程皓一脸懵逼,抱着被子不撒手:“怎么了?”

  “巧克力!!!”小炮仗说,“一箱巧克力!!!”

  “你不是挺喜欢吃的么?”他转念一想,懂了,露出一个欠揍的笑来,“哦——胖啦?了不得!你不是自诩干吃不胖么?”

  “我竟然胖了一斤!!!一斤!!!”陈家明越想越受不了,他可不想像概念的那些水桶腰的女模男模一般没用,看见程皓欠揍的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嘿,这你就不地道了啊,我亲手给你做巧克力,你胖了还赖我是故意的?”程皓见陈家明马上就要打人了,赶紧认怂息事宁人,“好啦,不就是一斤吗?运动运动就减下去了。”

  “运动?怎么运动啊?哪有时间运动?你不知道新来的甲方,没有审美还说我娘娘腔?!他才娘娘腔,他全家都娘娘腔!广告怎么改都不合格,脾气倒是挺大。要不是安茜说这个客户重要,我早就……!”

  “好了好了,知道陈导深明大义,程某深感敬佩。消气儿消气儿。”程皓把人拽到床上来,“运动还没时间?那不行,那我得跟你们领导好好说道说道了……”

  “说道什么呀……唔!程皓!你这个流氓!!!”

  “乖,我就摸摸你腰上长没长肉。”

  “滚!”

  ……

  “程皓!你这个大骗子!臭流氓!无耻!衣冠禽……啊!滚!!!”

  不知道一会儿楼下老大爷会不会又来敲门。

 

  程皓和陈家明,是真的一段孽缘。

  他们其实早在好几年前就认识了。

  彼时的程皓还天天戴着厚厚的啤酒瓶底,头发糟乱,衣品低下,走在路上要么被人无视要么被说邋遢,和中国其他七亿男性人口一样放进人堆里找不着。

  那时候他暗恋的女生高高在上,那样的程皓又哪儿能入得了她的眼呢?

  好不容易程皓终于顿悟,紧张地换了西装领带,怎么都感觉别扭兮兮的。不过再别扭也只能忍着了,因为今天是他人生里的重要日子。

  他,要跟,他的女神,表白。

 

  当然,表白失败。

  几个月后他才知道他表白失败有一半归功于女神的男闺蜜。

  对没错,他叫陈家明。

  程皓怎么知道的已经不甚重要,因为他在见到陈家明的一瞬间,就被怼了个遍体鳞伤。

  “你那个厚度堪比啤酒瓶底的眼镜和那个死板呆滞得眼镜框,我的天哪!”

  “你穿的这是什么,上世纪七十年代都没有人这么穿。”

  “好好理理你的头发再来见我们家小遥遥好不好啊?”

  “一个不知道打理自己的男人怎么好意思来向女神表白啊?那可是女神!怎么可能接受这样一个人!”

  “天哪天哪,我的眼睛快要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了,上天啊,快让这个男人从我的眼前消失吧!”

 

  程皓很怂,没来得及与他理论,就怂得消失了。

  自那之后他就突然开了窍,一次表白失败和一通对他的人身攻击让他意识到邋里邋遢总不是办法,借着和张铭阳合伙开诊所,没把那套西装压进箱底。

  他深深感觉那个娘娘腔说的都是对的——毕竟程皓钢铁直男,觉得gay里gay气的人的审美应该都没什么太大问题。

  改造自己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

  一直稀里糊涂的泼皮猴非把自己打扮成孔雀,除了付出金钱,还要克服自己心里的难关。

  等到他真的把“精致”活成习惯,成为了七亿多男性里面的那点零头,身边桃花不断,诊所生意越来越好,哪怕涨价都有人接受——他挺感谢他爹妈给他这么一张可塑性极强的脸。

  后来他开始当恋爱顾问,理论非常扎实,可惜实践经验为零。

  多少对有情人或者本来没情后来变得有情的有情人在他手里终成眷属,工作之余他还偶尔感叹一下,现在自己有能力追女神了,倒没有女神给他追了。

  他就是这个时候再次遇见了陈家明。

 

  陈家明一如既往的娘娘腔。

  偶然成为程皓的人生导师,程皓自然记得当初这个牙尖嘴利下巴翘的小gay,这么多年了没显成熟,依旧是当初那样,精瘦,兰花指不离身。

  这回换程皓当他的人生导师了。

  陈家明哭哭啼啼:“我家无双……呜呜呜呜呜呜我家无双不要我了!”

  谁敢要您啊,程皓心里腹诽,要了您家里不得炸喽。

  “呃……无双是……?”

  “听不出来吗!”陈家明一甩手帕,“我女朋友啊!”

  想了想,委屈兮兮补了一句:“前任。”

  惊煞程皓。

  女朋友?!?!

 

  后来陈家明还是没能追回来他的无双。

  因为恋爱达人程皓先生在过程中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喜欢这个小炮仗。

  不想承认也得承认,看不得他受委屈,也看不得他发脾气。概念拖着他的摄影机拖了几个月却没个结果,陈家明跟程皓抱怨概念除了安茜没人懂他,可安茜又不能做财务的主,拍出来的东西不尽如人意被甲方骂,还要陈家明背上全部的锅。

  第二天程皓就花了一半的积蓄把摄影机送进了陈导的录影棚。

  张铭阳以为程皓的春天到了要开花了,也没想到他这么拼,房贷都没还完就敢这么一掷千金。

  “好意思说我?萍水相逢才撩了一个晚上的姑娘,你给人买钻石,你好意思说我?”

  程皓送他一个惊天大白眼。

 

  认清自己的想法就好办,无双悄无声息地从陈家明的世界里走开了,留下一个程皓,悄咪咪地探访陈家明心里的各种小角落。

  陈家明也渐渐习惯了有事没事给程皓打电话,工作有事不舒服,没关系有程皓。闲着无聊出去玩,没关系还有程皓。今天得知一家好吃的餐馆,不出三天他一定和程皓一起出现在这家餐厅。

  虽然他们的审美有一定出入——张铭阳本以为程皓就已经很夸张了,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打破了多年以来的视觉冲击之最。

  程皓偶尔有点看不惯他那副黑色眼镜框,陈家明分明不戴眼镜更好看!

  “眼睛呢,是心灵的窗口。”程皓谆谆善诱。

  “so?”陈家明一边捋着婉君的毛,一边泫然若泣,“无双就这么找了个男朋友……他哪儿有我好!衣品丑死了!人也丑死了!”

  程皓转移话题:“你看你这眼镜,都把心灵的窗口挡上了。”

  “那是因为我心灵的窗口太美了,全暴露出来怕惊着你们。”他瞬间把无双的新男友抛诸脑后。

  “那您这窗框也太丑了吧?”

  “你骂谁?!”陈家明瞬间飚起高音,“看不顺眼啊?看不顺眼你别看啊!”

  “啧,你能不能别这么容易着,崩着人。”程皓嬉皮笑脸的,“你怎么就不试试戴隐形眼镜呢?美瞳?”

  “管得着么你。”陈家明翻了个白眼。

  “我这不是想给你美丽的心灵的窗口贴个窗花么,好看。”

  “俗!”陈家明骂,摘下眼镜左看右看,“哪儿碍着你眼了?”

  “不贴窗花换个窗框总行吧?”程皓妥协。

  陈家明看他十分真诚,勉为其难点了点头:“正好,我戴这个戴腻了。”

  第二天,陈家明换了个红色的镜框。

 

  他们走到一起算是理所应当,无非就是等着陈家明开了那个窍。

  当他真的有一天发现生活里早就没了无双的影子,反而被程皓占了个满当的时候,他就知道,要坏事了。

  最后还是小艾帮着俩人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陈家明又气又想笑,他本以为自己是个钢铁直男的。

  巧了么这不,程皓也是。

 

  后来的故事就简单多了,确定关系到进入同居状态,总共用了没有两个月的时间。以至于程皓不得不再开辟出来一片墙用来放置陈家明的鞋子——还好他的衣帽间足够大,不用再重新买个房子。

  他们俩在一起生活纯粹是天雷勾地火,各种意义上的。

  程皓发誓,自打跟陈家明在一起,他的嘴已经收敛多了。

  可还是一点小火星就能燎原,吵到楼下老大爷上来哐哐敲门,让家里的熊孩子小点声吵吵。

  或者在在床上燎原。

 

  至于陈家明的一斤肉到底有没有减下去……

  小艾发现陈导连着好几天穿了没露锁骨的衬衫,似乎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惊天大幂幂。


------------------end------------------


【楼诚及衍生】欢迎乘坐木维的飞天神毯


评论(35)
热度(265)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