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楼诚,拒绝ky。

“我始终心存美好。”

完全不能好好看风起长林。

看见萧平旌喝醉了舞剑,那套剑真好看啊,好看得不行,好看到心动。
然后就想起蔺晨。
他的剑都是蔺晨教的。
会不会许久之前蔺晨一个人在琅琊山上的时候也是那样的,喝醉了,边想景琰边舞剑。
也是这样一套剑法,招式漂亮。之前给景琰显摆着舞过的。

看到萧平旌攀岩走壁以一当十,就想蔺晨。
蔺晨一定比他厉害多了,不要谁来救他,不过如果是景琰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琅琊榜无琅琊人,蔺公子是天下无敌。蔺晨这样觉得,萧景琰也这样觉得。

看到萧平章说萧平旌把难题当成游戏看待也不失为一种境界,还是想起蔺晨。
当年的蔺少阁主啊,云淡风轻,生死都是游戏。
朝堂风波天翻地覆,他就问一句:“累不累?”
开着玩笑把酒言欢,什么难题于他而言都不值一提——“琅琊阁做的本就是替人解疑的生意。”
却唯独遇到景琰无法游戏待之。

最后帝王驾崩,银丝束起。
大梁还是大梁,琅琊也是琅琊,可惜当初的蔺晨和萧景琰,早都不在了。
新的朝局不比当初轻松,他说: “身在朝堂的人总是活得那么累。”

蔺晨也好累啊,没有爱人白头偕老。
看所爱之人死,再看所爱之人的儿孙死。
他会不会静静等着呢,等着阎罗王什么时候也会过来找他,带他离开,或者说回去。
别那么累了,歇歇吧,我的琅琊阁少阁主啊。

评论(17)
热度(114)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