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楼诚,可逆不可拆,拒绝ky。

“我始终心存美好。”

【黄曲】Take You Back

甜甜甜,一发完

一个小小的求婚梗,送给 @奔跑的蓝汐 蓝蓝新婚快乐呀❤

愿你遇见的是如他们一般对的爱情

你也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


  黄志雄难得懒床。

  阳光已经把被子晒得暖洋洋的,窗户阻隔了外面寒冷的气温,只把阳光的暖意带进来。

  卧室的门开着,黄志雄能闻见咖啡的味道,香醇浓厚,带着一些奶味儿。

  外面滋滋作响,一会儿而已,煎蛋的气味也钻进黄志雄的鼻子。桌上应该还有面包,他不愿睁开眼睛,却好像看见了似的,嘴角勾起淡淡的笑。

  他的爱人做早餐时总会热几片吐司的,黄志雄了然于胸。只是不知道今天准备了什么果酱,他猜是草莓味的,红红的,很配今天这个日子。

  他就看见爱人围着围裙,将早餐摆成好看的样子,伴着晨光,能尝出阳光的味道。

  黄志雄的睫毛抖动,轻巧的走路声变近了。他嘴角的笑越发浓郁,只等爱人带给他一个早安吻,才能唤醒他的精神。

  脚步在床边停下,顿了一会儿,明晃晃地叹了口气表达他的无可奈何,指尖碰到黄志雄的鼻尖搔了搔。

  “志雄,起床了。”

  黄志雄不满地皱了皱眉,一抬头,精准地用嘴唇蹭过未来得及收回的指腹。

  带着早餐香气的人又威胁似的戳了戳他的脸,然后黄志雄感受到唇边一热,谁调皮地咬了一口他的下唇。

  黄志雄心满意足,猛然睁开眼睛。

  爱人好看的脸就在眼前,气息喷在他的脸上。

  没忍住,他刚刚从被窝里伸出来的手扣上爱人的后脖颈,加深了一个吻。

 

  “甜的。”黄志雄眼神清亮,一点儿不像没睡醒,“你偷吃果酱。”

  “你再不起床,就被我偷吃光了。”曲和毫不客气地掀开被子。

  室内虽暖,到底比不上被窝温热。刹那间没有了温存,冷空气裹住黄志雄的全身。他一哆嗦,迅速敏捷地把曲和捞进怀里,取暖。

  当然免不了再亲一亲。

  黄志雄尝出了味道,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骄傲:“今天是草莓果酱。”

  曲和点点头。

  “我猜对了。”黄志雄亲吻他的耳根,声音低沉又好听,让人酥麻着,“曲老师奖励我一下。”

  曲和轻声笑,点点这个老大不小了的男孩的头:“圣诞节,再不起床,圣诞老人就把礼物收走了。”

  黄志雄这才想起吊在床头的袜子,这下飞快地坐了起来,伸手去拆。

  一双红色的大袜子,喜。

 

  黄志雄与曲和重逢在法国街头。

  彼时黄志雄刚刚退役,经受过一场战争的洗礼,拿到了期待已久的法国永久居住证,却让他动摇了留下来的心思。

  战场早就变成了历史,可他总还是会闻见刺鼻的硝烟味。耳朵里也不清凉,枪声炮响,满眼血红的世界。

  战争留给士兵的PTSD似乎已经变得寻常,他被塞进心理医生的诊室,医生见惯了的样子。如同第一次勘察凶案现场的年轻警察,看见肉类甚至红色菜式都忍不住地要干呕。

  时间长了也就好了。

  只是黄志雄好像并不那么简单。

  他不抗拒治疗,但他不认为这样的治疗有什么用。他从小想要当个军人,自有军人的觉悟。长大又想要拿到法国的永久居住证,外籍兵团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他是个好相处的人,腼腆却不失热情,总能让人敞开心扉的。他的战友来自世界各地,都能与他成为至交好友,在营地喝酒唱歌,甚至还有善舞的黑人朋友尽兴起舞。

  可战时的情况不许他们轻松,战火很快蔓延,载歌载舞之后就是军人的厉令。黄沙漫天,掩不住血腥的气味。

  最后只有他和另一个战友活了下来,黄志雄眼里开始充满恐惧,他的战友甚至没有一个庄肃的葬礼。

  曾经与他临铺的那个人,还比他小了两三岁。可他最后关头挡在黄志雄的面前,替他收下了本属于他的三颗子弹。

  就像电影一样,奄奄一息的战友脱下帽子,用最后的力气扣在黄志雄的头上。

  “好好活着,千万别死。”他说。

  黄志雄没有死。

  他好好活着,回到了法国,退役。

  精神却没好好地回来。

  愧疚一直缠在他的心头,他不愿想,可整个大脑都被黄沙侵袭。他不得已以酒麻痹,试图忘记。

  他就是那时又见到了曲和。

 

  曲和是他的前男友,大概。

  未服兵役之前他们相识在一家幼儿园里,黄志雄时不时去接送姐姐的孩子,而曲和恰巧是幼儿园的音乐老师。

  世界上的一见钟情从来不少,黄志雄却没想过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曲和的笑脸就这样生生闯进他的视线,霸道地在他心里安家,霸占了他心尖上最敏感的一寸土地。

  热切浪漫的法国带给他们热切浪漫的爱情,他们从没说过什么白头偕老的约定,黄志雄闲暇时间几乎就在幼儿园度过,他给孩子们带去奶糖和汽水,小娃娃叽叽喳喳地围着黄志雄转,曲和说他简直是扰乱教学工作的一把好手。

  曲和上课时他就在旁边听着,大提琴如同她的主人,沉淀着温柔。

  黄志雄申请加入法国兵团,圆他当兵的梦,也解决身份问题——他想和曲和一辈子都在这里。

  曲和自然支持他,只是有点心酸。

  遇到一个知己爱人,却要天天等着,盼着他早点回来,盼着他别受伤。

  黄志雄了解曲和的委屈,为数不多的假期里向来都是与曲和缠在一起。小朋友们看见会给他们糖吃的叔叔回来,欢呼雀跃地围在他身边,还要黄志雄讲军队的故事给他听。

 

  黄志雄的故事里没有鲜血,也没有死亡。他讲他的战友,讲他们的训练多么辛苦,可苦中作乐,也开心着挺过来。

  何况还想着你呢。他没说出来,向曲和摆口型。

  曲和顷刻红了脸,哪怕孩子们看不懂,他也羞得要滴血。于是清清嗓子,不许再听故事了,要上课。

  曲和知道黄志雄的故事讲给孩子,也是讲给他。为了不要他担心,要他知道他在军队也过得很好。

  晚上曲和给他做他最喜欢的菜,中国菜。

  他们在同一张床上晒月光,皎洁的光亮铺洒在他们身上。阿尔忒弥斯在云端撑着下巴哼歌,丘比特蒙住双眼,利箭带着清脆的嘀鸣,一声声沉吟低喘打碎了夜的平静。

 

  一夜旖旎之后的早上总是温存,然而一个电话就让黄志雄变回军人。他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收拾自己赶回军队,临别与曲和分享一个深吻,还有一句泛滥的情话。

  他说我爱你。

  他的双眼亮着光,星辰大海比不过面前人。

 

  后来,黄志雄上了战场。

  那时他左肩受伤,差一点就喝了孟婆汤。

  走了一遭鬼门关,还不知道今后要走多少遭。他忽然生出恐惧和不舍,也不想耽误曲和的生活。战事中场,战火暂停,他写给曲和一封信,就再没了消息。

  曲和收到信时是个明媚的天气,一封远越重洋的信,信封上是他熟悉的笔迹。

  满怀期待地打开,却慢慢置身冰窖,他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许久的迷茫之后他开始思考,用不着细想便知道黄志雄的用意。他一边气黄志雄兀自决定,一边又心疼到无以复加。

  战事吃紧,曲和甚至想去当面聆听他的“教诲”,却在最后关头被黄志雄的姐姐阻止了。

  他到底还是没能去找他。

 

  直到战争结束,战地记者如释重负的笑容出现在电视里,黄志雄依旧没有消息。

  姐姐不忍曲和继续等待,悄悄与他讲,一周之前的黄志雄在马赛给她打过一个电话。

  曲和问:“他还好吗?”

  姐姐摇摇头。

  不知道,或者不好。

 

  于是曲和辞掉幼儿园的工作,最后一堂课时,他与孩子们告别。

  孩子们喜欢这个老师,眨着眼问他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了。

  曲和摸摸他们的头:“会的,等我找到我要找的人。”

  孩子们闹哄哄,问老师回来的时候可不可以把黄叔叔也带来,他们想他。

  曲和愣了愣,随后蹲下身与他们约定。

  “好呀,我带他回来。”

 

  于是黄志雄在马赛的街头遇见他。

  大提琴的声音醉人,黄志雄停在旁边向声源望去,恰巧一曲终了,音乐家收了弓,抬起头,向寥寥听众礼貌地微笑。

  视线对上黄志雄的目光,黄志雄的心脏猛然停跳,却又在一秒后疯狂地跳动起来。

  如同他们的第一次见面。

  他好像难以置信地眨眨眼,音乐家薄唇一动,露出隐约的皓齿。

  比刚刚要灿烂得多的笑容。

 

  他其实是想逃的,可是身体不听使唤,他太想念那个人那张脸,想念他的味道和一切。

  又紧张得像个孩子。

  他们相视到路人散尽,漆黑夜色里的黄色路灯让曲和看起来更加柔和了些。

  曲和收好提琴,面对黄志雄。

  “不想我吗?”

  黄志雄闷声:“想。”

  曲和打开手臂。

  “那你不抱抱我吗?”

  黄志雄犹豫,眼神暗了暗,向后退一步:“身上有酒味……”

  曲和不要他后退,伸手拦住他的退路,将他箍在怀里。

  “志雄,我想你了。”

  抑制许久的眼泪终于掉下来。

 

  或许老天就是想要让黄志雄好好地活着。

  给他绝望,也给他希望。

  给他苦难,又给他爱人。

  他们常去教堂,祈祷和忏悔。

  曲和不允许黄志雄自怨自艾,亦不许他借酒消愁。不过偶尔,他也和黄志雄喝几杯,在他能够确保黄志雄安全的前提下。

  他们又回到了巴黎,姐姐见面就哭,哭他壮了也瘦了。黄志雄柔声安慰,曲和静静挽着他的臂弯,想亲吻他刀刻斧琢的侧脸。

 

  曲和又回到那家幼儿园,园里的小朋友几月未见这个老师,欢喜得全都扑上来。曲和勾着黄志雄的手指把他带到孩子们面前去。

  “我没有食言吧,我把他带回来了。”

  黄志雄忍不住去摸摸小孩儿的脸,乖巧欣喜的样子让他忍不住浮上笑容。

  一如既往地拿出糖盒给小孩子们分糖吃,小孩子欢呼雀跃,直拉着黄志雄不放。

  最后还是曲和将他们分开,将他拽进角落里,委屈似的问:“人家都有糖了,我的呢?”

  黄志雄抿着嘴笑,憋不住的喜欢从眼睛里流出来。他搂住曲和的腰,啄起他的唇。

 

  今天是圣诞节。

  幼儿园也早放了假,曲和赋闲在家,黄志雄难得偷懒,撂下早餐的活计不干了。

  直到曲和提醒,他才想起来昨晚咋床头挂上去的袜子——虽然老大不小了,但也不能否认成年人也有幼稚的时候。

  曲和目光闪动,看他拿出里边的东西。

  里面是十数张贺卡,上面稚嫩的笔迹让他瞬间明白这是谁送给他的礼物。

  他忍不住去蹭曲和的脸:“是你要他们写的吗?”

  “他们自己想写的,不关我事。”曲和拉住他的手,与他一同看这些色彩缤纷的贺卡。

  有的贺卡打开后还有音乐,圣诞歌灌满两个人的耳朵,黄志雄笑起来,有点不愿意合上。

  最后一张贺卡明显精致许多,黄志雄隐约预见些什么,慢慢地打开它。

 

  外边不知什么时候飘起雪来,街上开始热闹,红红绿绿,一片圣诞的气息。

  屋子里静悄悄,黄志雄将会唱歌的贺卡合上,免得搅扰他与爱人的温存。

  最后一张贺卡摊在床上,立体的小麋鹿载着雪花和音乐,喜气洋洋。

  鹿角上原本顶着的两枚戒指已经不知所踪,草莓果酱的香甜开启美好的一天。

  黄志雄的无名指上多了个银闪闪的东西。

  曲和也是。


----------------end----------------


再次祝蓝蓝新婚快乐~一个么么啾~

评论(37)
热度(311)

© 维木向东 | Powered by LOFTER